路克資訊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829. 同性戀?“你說我倆合適嗎。”展示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秦键提前出去开车了,听胖子上车说了才知道。
胖子上车一路絮叨个不停,说是明天一定要请回来。
方小鱼一个劲说没事没事。
秦键一路没支声,方小鱼在学校门口下车之后他才开口。
“一顿饭说一路,没意思了。”
胖子急道:“咱事先都说好了,再说点了那么多东西让人一女孩买单说不过去啊。”
秦键:“谁点的?”
胖子:“请你吃饭怎么不得正式点。”
秦键:“滚蛋。”
胖子:“略~”
秦键:“一共多钱?”
胖子:“五百多呢。”
秦键心道是不少,“行了,都不是外人,再请回来就是了。”
胖子:“哎——哎键哥,咱们这是要去哪?”
秦键:“你不是大套房都订好了吗?”
胖子:“这么早就回酒店?”
秦键提示:“都快十一点了。”
——
开车来到酒店门口,胖子下车办入住,秦键从门口超市又拎了几瓶啤酒。
“陪你再喝点。“
“懂我“
进到房间,二人坐在床边又支棱起了第二场。
喝着聊着,时间很快到了凌晨。
这一趟见胖子,秦键明显能感觉出对方比上一次见面时的精神头好了不少。
不过有件事情另秦键挺意外,也挺狗血。
胖子如实交代了那晚‘丽子生日会的事情,’并向秦键讲述了他是如何与丽子通过手机聊天熟络起来,并对对方产生了怎样的好感。
只是,只是。
只是秦键没想到两张连坐门票给胖子整出这么一段“特殊情缘”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她是同性恋的?”秦键好奇,“你表白了?”
“表个鸟。”
胖子叹息一声,“她生日过后没几天,就前几天的事,我们正聊天着呢,她突然给我说她恋爱了,我当时懵了。”
秦键扑哧:“然后?”
“然后我就恭喜呗,我能说啥。”
胖子不以为然道,“结果她也没回我,晚上她发了个朋友圈,是她和一个女孩牵手的照片,配的文字是‘感谢遇见你,余生请多指教。’”
说着胖子翻出手机给秦键看了这条朋友圈。
秦键一看,的确像那么回事,“不过这也不能证明她就是同性恋啊。”
胖子再叹:“昨天下午她搬家,让我去帮忙,去过之后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秦键啧啧,“你还挺上杆子。”
胖子解释:“之前我找她帮忙,人家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再者抛开别的不说,我也挺喜欢徐丽这类气质淳朴的女孩。”
秦键:“你之前就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胖子:“哎,怪我太单纯。”
秦键:“那就来吧,这杯敬单纯”
“干杯。”
“干杯。”
“哎键哥,小鱼到宿舍了吗?”
“这都几点了,她肯定都睡了。”
“她给你汇报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她不是叫你师傅吗?而且咱们又没把她送回宿舍楼下。”
“.她的自理能力一百个你也比不上。”
“这么优秀啊?”
“嘶,赵宇,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怎么可能,才第一次见面,不过她有男朋友吗?”
“没有。”
“呵呵,哎呀,那挺好。”
“好什么?我先给你提个醒,学校里追她的人可不少,比你条件好的一大把,只是她心思一直都在专业上。”
“真用功。”
片刻。
“键哥,认真问你个问题,希望你认真回答我。”
“问。”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觉得我俩合适吗?”
“不合适。”
“为啥?!”
“一定要说吗。”
“嗯!”
“你配不上她。”
“卧槽!要不要这么直接!”
“这不是你的希望吗,最后一杯喝完赶紧睡觉。”
“卧槽啊哥,被你说的我好难受啊。”
“躲被窝哭去。”
喝完最后一口,秦键放下杯子站了起来。
“晚安”
说着回了套房的里屋。
讲真,他了解胖子,所以他不敢鼓励胖子。
方小鱼绝对是个好姑娘,这点秦键敢打包票。
只是脑补了两个人凑在一起的画面感——
大概是喝的有点上头,他脑海中一片模糊。
倒在床上,他拿出手机:“我这儿结束了,晚安亲爱的,论文遇到什么困难就给我说,我这儿什么资料都有。”
吹了个牛逼。
手机一歪。
接着呼呼睡了过去。
——
——
次日一早,秦键接到了沈清辞的电话,电话里沈清辞让他带着赵宇下午14:30去老陈家。
两人利用上午的时间,就在酒店里,秦键帮胖子听了听作品。
“不错,”秦键有一说一,“比我预想的要好。”
有了秦键的鼓励,胖子心里更有数了。
下午沈清辞送秦键两人到了老陈家楼下。
“秦键,我就不上去了,你这边结束了给我打个电话。”
说着沈清辞看向胖子鼓励道,“放轻松。“
接着开车离去。
——
二人上楼,老陈正在家等着呢。
简单客套了两句,秦键把胖子的情况给老陈说了说。
“麻烦您了陈主任。”
随后老陈带着胖子进了书房。
要说着胖子是一点都不紧张,吹的格外投入。
老陈叶算给足了沈清辞和秦键面子,听胖子把整个曲子吹了一遍。
以华院管弦系主任的身份,对于一个初次登门拜访的学生来说,通常能听半个乐章就算很少见了
胖子演奏完。
客厅里的秦键觉得胖子刚才发挥的不错,至少不次于上午。
半小时后,老陈和胖子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见胖子脸色还不错,秦键放心了。
老陈为两人泡了茶,三人客厅坐了一会,
老陈给予了胖子一定肯定,同时也指出了不足。
离开前,秦键让胖子先下了楼。
“陈主任,您看以他目前的情况再努努力,今年机会大吗吗?”秦键问的比较直接了。
“他音乐感觉还不错,就是底子差了点。”
老陈也不大打马虎眼:“今年管弦的交换生名额有三个,你让他好好准备吧,我给他说了,年前就不用在燕京耗着了,回家好好过年,年后过来集中上一段时间课,熟悉一下考场,到时候直接在这边参加考试就行了。”
“那到时候就拜托您了。”秦键彻底放下了心,“陈主任,他一直想换个笛子,他上高中之后就没再换过乐器,您看能不能给他推荐一支适合他现在用的。”
老陈笑了笑,“这个不着急,让他暂时先用这支练习考试,现在给他换的话他短时间也适应不了。”
“这事就听您安排了。”秦键看了看表,“陈主任,那就不打搅了,沈老师说林老师带圆圆出去旅游了,等林老师回来我再请您和林老师吃饭。”
“咱们之间就不客气了。”老陈摆手笑道。“你林老师前段时间还念叨着等圆圆过两年再大点和你学琴呢。”
——
这一趟胖子的事算是板上定钉了。
秦键一下楼胖子就迎了上来,“咋样哥,陈老师怎么说。”
秦键叹了叹:“这个假期你就别过年了,回家好好练琴吧,明白了吗?”
胖子心头一紧,“懂了!你和他提换乐器的事情了吗?我刚给我爸打电话,我爸说换根金的都没问题。”
“你先别急。”
秦键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沈清辞拨去电话。
——
“嗯嗯,沈老师,下课了,还不错,。”
“嗯您说?”
“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