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二十七章 小道士……你過來啊! 【欠一更】鑒賞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咕噜噜、咕噜噜……
深潭忽然又沸腾起来,片刻之后,一颗头颅从中钻出。观其眉目凌厉、神情桀骜,在沸腾的潭水里,就像是一颗桀骜的豆腐泡。
“千手魔?”
岸边飞落下一位女子。
这女子身形高挑、风韵满怀,长发茂密、烈焰红唇,一身黑色裙裳,带着一种格外诱惑的美。
“你们去捕捉黑光貂,怎么也会搞得死掉?”女子问道。
“尹魔姬……”千手魔咬了咬牙,似乎有些委屈,但又摇摇头,“别提了。”
咕噜噜、咕噜噜……
相隔不过三五息的时间,潭水又沸腾起来。
千手魔顿时目露凶光。
呼啦啦……
等到药师魔的头一探出来,没等他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千手魔立刻扑了上去。
“我掐死你个狗日的……”
药师魔忙用双手抓住千手魔双臂,叫道:“你干什么?又不是我杀的你!谁杀的你找谁去啊……”
“我要是打得过他,还会在这和你遇见?”千手魔被他抓住一双手,但背后又忽地弹出一双更加粗壮的手臂,一把狠狠地攥住了药师魔的脖颈。
药师魔登时满脸涨红,“你丫耍赖……”
更过分的是,千手魔背后立刻又弹出一双手,左右开弓,狠狠地朝药师魔脸上扇了过去!
啪啪啪!
“够了!你们在干什么?”
岸上,高大的白骨魔站起来,威势凌人。
见白骨魔发话,千手魔这才气呼呼地甩开药师魔,冷哼一声,窜上岸去。
药师魔虽然打不过,但气势不能输,也狠狠一哼,然后窜上了一个远离千手魔的岸边。
“发生了什么?”白骨魔沉声问道。
“我和他去抓捕黑光貂,意外遭遇了那小道士……就是先前屡次单杀我的那个,然后我们就被他双杀了。”
药师魔十分熟练地介绍死亡经过。
白骨魔又看向千手魔,“那你为何要打自己人?”
“他……”千手魔指着药师魔,支支吾吾半晌,怒道:“他在一边阴阳怪气。”
“怎么了?怎么了?”药师魔摊开双手,“我一没叛变二没投敌,阴阳怪气有罪吗?阴阳怪气犯法吗?”
“嘶……”众魔纷纷点头,“说得似乎有点道理……”
“我……”千手魔顿时再度发怒,张好嘴型,似乎正准备吐出某些儒雅随和的词汇。
白骨魔赶紧抬手制止了他,又问道:“那小道士究竟是什么人?”
“这……”千手魔也被问住,正如先前的药师魔,他也是根本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惨遭秒杀。
想了想,他说道:“我只知此人的特点是……英俊,极度的英俊。”
那尹魔姬呵呵一笑,“你们说的我都想去认识一下那小道士了。”
此时,旁边一位套着厚重黑袍的魔物,忽然开口道:“你们说的小道士,是不是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
“是啊。”药师魔点头,“他好像每次都是穿着一件青色道袍,从来不换衣服似的。”
“相貌虽然极度英俊,但是面无表情?”那黑袍魔物又说。
“是啊是啊。”药师魔连连点头,“他确实很少做表情,说话也不多,十分冷酷。”
“是不是带着一位看上去很老的黑脸道士?”
“好像……前两次见到他的时候确实有一个,后来好像没见到……”药师魔眨眨眼,“百眼魔你也见过那小道士?”
“先前没见过……”那被称作百眼魔的魔物沉声道:“不过现在我看见一个小道士走进了魔影洞。”
“蛤?”
几个魔物齐齐一惊。
尤其是药师魔反应最强烈,他瞳孔紧缩,颤声道:“夭寿啦,小道士来虐泉啦……”
啪!
白骨魔重重将自己的大剑插在地上,“此时我们八人齐聚,纵使陆地神仙来了也不惧,怕什么?大不了摆八魔戮仙阵!”
“对!不可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无相魔也喝道。
“说得好!”药师魔也一捶右掌,“但我还是想问一句……我有事先走行不行?我家灶上还煲着汤……”
“想也别想,差一个也不够八魔戮仙阵啊。”尹魔姬白了他一眼。
……
“一颗眼珠?”
在魔影洞的入口,李楚忽然福至心灵,隐约感觉像是有谁在偷偷注视着自己。
抬起头,就在石壁顶上看见一个诡异的眼球壁画。
就在前方不远处,右侧洞壁上还有一个,在前方还有……
这一路上,竟然满是这般的眼珠壁画。
“有点古怪……”他喃喃一声。
“师傅你大胆地往前走。”老杜在后面道:“如果出什么事,弟子绝对跑得比谁都快,绝不拖您后腿。”
李楚满意地点点头,对弟子的稳健给予嘉奖。
他在斩杀完二魔之后,便回到此地与杜兰客和陈化吉汇合。等到月升日落,那魔影洞果然浮现,三人便一起进入其中。当然,陈化吉依旧是走土遁,所以明面上看只有师徒二人。
只有不时打开心目,感受到脚下那一股谄媚的气息,才能确认陈化吉与他们同在。
只是这洞中也有缥缈的红雾存在,会阻挡些许的气息探查。尤其前方的红雾也在变得越来越浓,情况也变得越来越未知。
这股红雾,立刻让李楚联想起了屠羊洞中的场景。
当时这红雾曾令亡者复生,足见其诡异,山下的村民发疯,是不是也与此有关?而当时炼药的那个人,也确实在附近活动……
正思忖着,前方忽见一线光明,豁然开朗。
正如陈化吉所描述,此间果然有一片空旷的山地,只是没有山石草木,一片灰败死寂。
而前方不远处,的确有一处平静的深潭。
穿过缭绕的红雾,在那深潭的对面,隐约可见红雾的源头,那是一座巨大的丹炉。而丹炉旁边,有一根高杆,那高杆上居然以符箓绳索绑着一个女子。离得太远看不清面容,但是可以感觉到其状态很差。
李楚正欲上前救人,忽听得侧面雾中有一声脚步。
“老杜,你上去救人,陈化吉从旁接应。”李楚直接指挥,自己飞掠奔那脚步声而去。
“好嘞。”
杜兰客赶紧应下,御风而起,落在那高杆上。
但见那女子肤色惨白,容颜模糊,一身血管贲起,竟是诡异的金色。此时倒也还没有失去意识,只是奄奄一息地垂首。
“姑娘,我是来救你的,莫慌。”
“多谢。”那女子极虚弱地说了声。
杜兰客来到她身后,正要给那女子松绑。忽见她周身血脉看上去不太正常,身上还隐有异香,便问了句:“姑娘你不是人类?”
“我本是山中修行的一道宝药,这些魔物想将我炼化……”那女子恨恨地说道。
杜兰客一边扯下那些符箓,一边道:“那可实在太坏……”
等等?
老杜的手蓦的一缓。
宝药成精……
忽然间,红线、屠羊洞、红雾、山北村……这些东西在老杜脑海里一一闪过。
“姑娘你莫不是常住水野原,名叫药娘娘?”老杜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过是旁人给的名号罢了……”那女子有气无力地抬眼,“怎么了?”
“没事,呵呵。”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老杜憨厚地笑着,同时将手上刚刚揭下的两张符箓贴了回去,并重重拍了两下,以免不实。
“这符箓……怎么都拆不下来啊?这伙魔物,真是太坏了!”
……
李楚掠入红雾之中,只听得耳边陡然响起一阵吟唱之声。
“我列阵在东……”
“我列阵在西……”
“我列阵在南……”
“我列阵在北……”
四周隐隐有风雷涌动,魔气迅速聚集升华。而在李楚的最前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又是药师魔?
药师魔强鼓起勇气,站在他面前,举起一根手指,伸得笔直,然后缓缓弯曲,接着舌绽惊雷。
“小道士……”
“你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