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在末世種個田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 連門都出不去推薦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哐当”
电梯发出了一身沉重的声响,接着,众人的眼前猛地一黑,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脚下生了根一样牢牢的压在地面上。
“呼,呼,呼……”
除了电梯快速上升发出的呼啸声外,整个电梯里面听得最清晰的就是大家沉重的呼吸声了。
陆远此刻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除了一个个脸上带着的紧张表情外,更多的是闭着眼睛,然后双手合十正在不断的祷告着各种神灵。
“呵呵,这个时候了,神灵还能听得见吗?”
接着,陆远也跟着闭上了眼睛,因为眼前除了时不时的会有光出现两下以外,就真的啥也没有了,睁个大眼睛时间长了感觉眼睛发酸,倒不如闭上眼睛好好的休息休息。
终于,众人感觉眼前的光线越来越亮,最终甚至都有点刺眼了,而且温度似乎要比下面低得多,不少的人都已经从包里又拿出了自己的备用衣服给穿上。
陆远哈了一口气在手上,然后捏住了小珊的手。
“马上到了!”
小珊点点头,有点激动。
果不其然,不到五分钟,众人就感觉脚底下猛地一松,接着整个人像是失重了一样浑身上下轻飘飘的,总想着要抓点什么稳住自己的身形。
“当当当”
一阵电子合成的声音响起,众人只感觉远处有一个刺眼的光芒执照过来,一个个的都捂住了眼睛,直到远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零三组的吗?跟我过来把!别在电梯里待着了!”
这时,对方才把手电筒给放了下来,陆远和众人顿感眼前的压力小了一些,然后纷纷的踏出了电梯走了过去。
对方是个瞎了一只眼睛的中年男人,个子很高,而且特别的瘦,看起来像是一根电线杆,但是腰背却是佝偻的厉害,身上穿着一件十分不合身的衣服,显得特别的肥大。
陆远直接将自己的任务单交给了对方,对方拿着手电筒照着看了一会之后点点头。
“跟我来吧!就你们两个!”
陆远随即点点头,然后和刘大发二人跟在对方的身后走去。
穿过了一条狭长的通道,二人总算是来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的桌子,但是都空了下来,很显然,这里之前是一个办公的区域,但是人员已经不知道撤离了多久,显得十分的空荡,说起话来都带着一丝回音。
“你们是最后一班人了,所以,我会在这里等你们十天的时间,十天一过,不管你们有没有回来,我都会离开这里!所以,你们能不能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说完对方直接拿起了对讲机说了几句。
然后按照要求在电脑上进行了登记。
“带着你们的人过来把!去出口处等着我!”
二人再次点点头,然后看着空旷的房间里的灯一盏盏的熄灭了。
“好了,你们自己过去把!我会把出口的大门打开!”
很快陆远和刘大发二人便带着各自的人来到了阔别已久的出口处发呆,厚重的铁门上闪着红灯,灯光十分的妖艳,看起来就好像是医院里的手术间的灯光一样,看起来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独眼男人拿着钥匙捅进了钥匙孔,然后轻轻的旋转了半圈以后按下了按钮。
“吱呀”
钢制的大门发出了一声陈旧的声音,像是年久失修缺少润滑油一样。
陆远皱了皱眉头。
独眼男人手上依然按着电钮,过了好一会才松开,但是钢制的大门依然是没有打开。
“奇怪了!难道是被冻住了?”
接着他走到了铁门的跟前在四周观察了一会后眉头紧锁。
“不对啊,不应该打不开的啊?”
然后又在四周调试了一番,终于,再次按下按钮的时候,铁门终于是打开了。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响声响起,一股寒意像是肉眼能够看到的一样慢慢的从门后面传来,众人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声变得更加的沉重。
浓重的雾气随着大门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浓,甚至都看不到外面的景象。
终于,寒气散尽,众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因为在大门的后面竟然是一堵厚厚的冰面,冰面像是镜子一样十分的光滑,散发着蓝幽幽的光。
“这……这全部去都给冻住了?”
陆远忍不住的问了一句。
独眼男人也是有些错愕。
“该死,冰层竟然已经把出口给冻住了!”
接着对方沉默了一会看着陆远众人。
“可能你们的任务又要加重了!”
“什么?”
对方的话一说完,顿时人群当中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该死,本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就不多了,不能再在这里耽搁下来啊!”
“早就说不要接手这个任务了,现在好了,我们的小命都给交代在这里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么厚的冰层,要想破开最少也得很久才行啊!”
“……”
大家一个个的心都变得十分的沉重,看着这堵厚重的冰面拦在众人的面前,大家忍不住的有种想要打退堂鼓的念头。
陆远眉头紧锁,他看了看独眼男人。
“这个事情你得先汇报一下吧!不然的话,本来我们的任务就很艰巨,再加上这个冰层的阻碍,我们十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任务啊!”
独眼男人看了一眼陆远:“这个就不在我的工作范围当中了,我倒是想帮着你们说明情况,但是现在通讯已经断绝,就算是我给他们说,他们也未必能够接收到,他们只能收到我这边发过去的完成或者未完成的消息!”
一下子,陆远感觉自己像是被人耍了一样,之前自己是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再想想办法吧!这冰层的厚度显然会耽误我们太久的时间啊!”
陆远的声音很沉,他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的严重,工程部的人显然是也没有预料到这里也会被冻住。
“唉!试一试吧!我得走了!”
独眼男人说完直接转身就走,根本不打算在跟陆远他们解释什么,他也只不过是这里的一个守门人,现在人员全部撤离了,他也只是负责开门和关门的任务,现在把陆远带到这里,已经是完成了他一半的任务。
“艹!你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啊!”
陆远的声音当中带着一丝恼怒。但是对方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跟前,陆远和众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韩文紧了紧自己的帽子,然后拿出了一根铁棍狠狠的捣进了冰层当中,由于她的力量根本不够大,费劲了力气也没能将冰层给捅开。
陆远到了跟前,然后拿着铁棍狠狠的使了使劲。
“噗通”
铁棍直接洞穿了冰层,越是往后,用的力气就越小。
直到最后,铁棍轻松的可以捅进去。
韩文接过棍子看了一眼,然后用手指在上面量了一下之后算了一下。
“最坚硬的冰层大概有半米左右,想要破开的话,以咱们的人数估计最少得一天的时间,而且外面的冰层厚度还在不断的增加,所以事不宜迟,咱们得尽快的开始了!”
陆远叹息了一声,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做了,毕竟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只能拼死一搏,不然的话,等待他们的就是死在这里了。
“好吧!开始吧!半米厚的冰层,大家看看能不能用铲子尽快的给破开一个洞!”
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开始动起来,冰层似乎冻住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快的将冰层给打开。
一些工具还没有用几次就已经损坏了。
陆远拧着眉头一下下的对着厚重的冰层发泄心中的怒气。
而让陆远没想到的是,之前那个独眼的男人又回来了。
“你们是一零三组的人是吧?”
陆远点了点头:“没错!”
“嗯!我会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你们的大组长,他主要担任你们的后勤保障工作!所以,我会通知给他!至于他会不会带着人来,就带看他讲不讲究了!”
听到对方的话,陆远的心里一沉,顾文忠想要致他们于死地的想法简直就是根深蒂固,陆远毫不怀疑这货不仅不会给自己带来支援,甚至还可能狠狠的奚落一顿自己。
但是独眼男人却主动提出了会帮着自己把事情给汇报上去,让陆远的心里也是一暖。
“谢谢了!”
“不客气,我也只不过是尽了我的职责而已!”
众人依然在忙碌着,而独眼男人果然带着陆远他们消息来到了一零三组当中。
当顾文忠听到对方的讲述之后顿时心中一喜。
“走!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我们的敢死队员们现在怎么样了!”
说完,顾文忠大手一挥,带着一组的人直接来到了电梯当中。
当顾文忠再次见到陆远之后,脸上的笑意根本就不加掩饰。
“陆远啊陆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看到对方,陆远的心中猛地一沉,果不其然,对方带着人过来看笑话了。
江明轩的脸上也是满含戏谑。
“哎呀呀,七组的组长不愧是年轻气盛,竟然想要通过这种办法进入堡垒,啧啧啧,可惜你们用错了地方啊!哦,忘了告诉你了,这里的冰层的厚度可不是只有半米,据说有几层呢!外面的气温好像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升高几度,而且外面的紫外线强度很高,所以,冰层的样子就像是千层饼一样,就算是你们破开了第一层,那么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等着你们呢!哈哈!”
顾文忠和江明轩二人笑的十分的嚣张。
陆远攥紧了拳头,但是却没有动手。
“呵呵,你们尽管可以笑!笑完了就可以滚了!”
“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说点软话!哈哈!真是……想死还带着这么多的人陪葬!真是不值啊!”
陆远直接回头,没在理会对方,而是专心致志的开始继续工作。
就在他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忽然身旁周通几个人跟前的冰层一下子断裂开。
“轰隆”
大量的冰雪一下子掉落下来,很多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被掩埋在下面。
陆远赶紧的放下了手里的铁锹,飞快的冲了过去开始救人。
四周的人都是一脸紧张的围了过来,这个时候,没有人在选择驻足观望,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很快,冰雪覆盖下的人都被救了出来。
周通衣服上被冰块给划出了一道口子,里面的棉花都露了出来。
“怎么样了周大哥?”
“没事!没想到这冰层就忽然一下子断了!赶紧的看看是不是打通了!”
于是一行人七手八脚的开始忙活起来。
江明轩和顾文忠站在不远处根本就没有帮助的意思,一个个的脸上带着看戏的神色。
当厚厚的冰雪被铲下来的时候,忽然里面传来了“当”的一声脆响。
“怎么回事?”
陆远站在下面紧张的问道、
梯子上的希文脸色不是很好看,指了指上面的冰雪:“陆哥,上面还有一层冰!”
“什么?”
陆远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艹!还有冰?”
难道刚刚江明轩说的都是真的?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的时间可能都要被耽误在这里了。
而江明轩似乎早就料到了这里的情况,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看着顾文忠。
“顾老大,咱们走吧,当时你可是答应我了,只要是完成了任务,就能给我们一百个进入三期的名额的!”
“当然!看来他们应该是没啥问题的!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说完,二人勾肩搭背的离开了出口处的冰层。
陆远狠狠的咬了咬牙、
“继续!老子就不信了,还就出不去了!我来!”
说完,陆远直接爬上了梯子开始干活。
本来就不怎么抱希望的众人看到这幅场景之后顿时感觉前途一片渺茫,整个人群当中死气沉沉的,一个个的又开始了祈求上苍的保护。
而陆远就像是不知疲倦的工具一样,一刻不停的在上面将冰雪给铲开,下面的人一个个的都是面色焦急的看着陆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