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人氣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txt-522 醫療系統的傳統閲讀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有高兴的,医院的上上下下都高兴,今年不发粉条了。
也有不高兴的。
“茶素医院今年发了好多东西。”
“米面油和粉条,他们还能发什么?”
“切!知道什么啊,我小姑子在医院当护士,她们水果就发了四箱,全是熟透的南方水果,芒果那个甜哟,红毛丹吃的我家儿子都不回家了。这都不算什么,还有海鲜,你吃过多大的八爪鱼,小孩头大的八爪鱼,里面全是黄,哎呦,都不能说,一说我就流口水。
你们知道吗?这些海鲜都是空运来的,她们的张院还说了,过年值班发三倍工资和红包。啧,啧,啧,再看看我们的领导!”
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522 醫療系統的傳統相伴
政府妇联中,这位熟女刚开始还是对着自己的邻桌说,说着说着就开始对着整个办公室的人说。
“看看我们发的什么,这是什么玩意啊,这能叫粉条吗,放盆里都不用热水,自来水一泡就稀塌了。这比方便面都特么烂!”
大家议论纷纷,然后一个办公室连着一个办公室如同风一样吹遍了整个大楼。
“领导,茶素医院他们太不讲团结了。”主管卫生的领导生气的在茶素老大办公室里埋怨。
“哎,你说怎么办,现在人家也不归咱管,不过他们这样发年货,也不对啊。你让我们怎么办?你问问财神爷,他现在手里还有多少钱。哎,多发点吧,不然队伍都不好带了。”
茶素老大也忧愁。
说实话,有时候当一个穷地区的老大,其实也不是那么好当,如果地区里面有个鹤立鸡群还不受管的单位,就更憋屈了。
比如每年的烟草公司,人家也是省管,虽然就在当地开烟厂,可你家不怎么搭理当地的政府,人家的福利,都说不成,发肉都是半扇猪肉,就是一个豪。在烟草公司附近的企业,嫉妒都嫉妒死了。
好在茶素没烟厂,也是奇了葩,卖烟,还是垄断的买卖都能给弄倒闭让别人给兼并了,也是没谁了。
……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咱买个冰柜吧?”薛飞的老婆忧愁的望着这些水果和海鲜,她哥哥们都回家过年去了,在茶素,他们连个亲戚都没有,想送都送不出去。送给旁人,又舍不得,这么贵的东西。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522 醫療系統的傳統展示
冰箱里早就已经装的满满的了。
“行,你决定。”薛飞二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现在买肯定贵,过完年便宜点。你说今年咱们去给张院拜年吗?”
“去,肯定要去。”薛飞对于老婆跳跃的思维已经习惯了。而且他在家啥活都不干,只要不打麻将,他老婆就是慈眉善目海螺姑娘,他想躺着就躺着,想趴着就趴着,怎么样都行。
“送点啥呢,张院不喝酒不抽烟,他怎么没个爱好呢!”薛飞老婆犯愁了。
领导没爱好也是个麻烦事情。
不光薛飞老婆犯愁,其他人也一样。
“你们张院这么年轻,就一点没爱好?”老陈的老婆也收拾着医院里发的年货,和老陈聊天。
“有,爱吃,爱车,爱玉器!你舍得送,他还不敢收呢。行了,你一天琢磨什么呢。”老陈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对于张凡他太了解了,而且他不太愿意和老婆说张凡的事情,有些事情,是他的秘密。
马逸晨家,“快去给你师父送两瓶酒。这是我从三川酒厂带出来的,都没商标。”
“不会是假酒吧。”马逸晨一边啃着肉骨头,一边对他老子说。
他太知道他老子了,不买贴牌的茅台和五粮液,他能在茶素买好几套房子吗。
说实话,过年了,高兴,大家喝点吃点,但也没必要追求一些所谓的奢侈品。
比如说茅台,这玩意是喝的吗?就算是喝的,也喝不了真的,好多一年到头门可罗雀的烟酒商店,就等着你过年,他磨刀呢。
“还没过年呢,送啥,我师父也不喝酒。”他不太乐意送礼。
毕竟还年轻。
“知道什么,这是特供,听话,去,也别多拿,就带着两瓶酒,提前去,过年去,人家还忙着呢。”
马逸晨带着酒上了张凡家。
“师父,我爹让我来给你送礼了!”马逸晨别看憨憨厚厚的,其实有个奸商爹,他能傻吗。
进门就说他爹让他送礼,原本瞪大眼睛的张凡都被马逸晨的话给气笑了。
“送的啥啊!”
“不知道真酒假酒,他吹牛说是从五粮液的厂里弄出来的。”
“你小子……”张凡不想要,可邵华过来接住了酒。对着马逸晨说道:“行了,小马坐,等会回去的时候给你爸爸问好,带上两条烟回去。吃饭了没,丸子汤。”
“吃了,没吃饱,就给赶出来了。”马逸晨笑呵呵坐在饭桌上。
“你是来蹭晚饭的,还是来送礼的。”张凡不乐意的对马逸晨说道。他知道这个小子。
他带出来的徒弟中,王亚男是不通时事的大小姐,那绝对是有一说一。而马逸晨,别看憨厚,绝对有小市民的狡诈。是给个梯子就能上墙的人。
吃着丸子汤,马逸晨就给张凡说:“师父,最近压力大。”
“怎么了小伙子。”张凡爸妈和丈母娘也上了桌,张凡老子以为自己儿子太刻薄,就多问了一句。
“老爷子,医院现在博士越来越多,我一个硕士,都抬不起头。”
张凡没接茬,兔崽子想拉啥,他一抬屁股,张凡就明白。
“是吗,现在硕士都这么艰难啊?”邵华听着很惊讶,因为在她以前的单位,本科生都不多,别说博士了。
“嗯,不光博士,还有国外的专家,哎,我现在都掉头发,掉秃了。师娘你看,你看,头顶都快见头皮了。”马逸晨一头乌黑的头发,浓密的都快成毛毡了,可兔崽子照样恬不知耻的说自己要秃了。
“没有这么夸张把,我就觉得你头上旋有点多,三个!”
“哈哈!”张凡被这小子给气乐了。“进修就别想了,你先把科室老医生的技术学到手再说,你已经去了一次了,先不着急再去。最近吃饭用牙签吗?”
“用,师父,一天三顿,顿顿牙签当筷子。”马逸晨也不纠结张凡答应不答应,反正只要把话说明白就行,而且他还不担心,只要时机成熟,他的进修跑不掉的。
吃完饭,马逸晨拿着张凡给的中华烟回家了。给少了都不行,原本给了两条,他说他爸爸抽烟厉害,张凡又给了一条,“你倒是不亏本!”
“那个雪茄其实也不太好抽,您又不抽烟。”
“滚!”
赶走了马逸晨,邵华对张凡说道,“这是你学生,咱就破回例,不过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过年我准备带着父母他们回农场,你去不去。”
张凡想了想,“除夕和大年初一我要带队慰问,肯定回不去,初一下午我回农场。”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522 醫療系統的傳統閲讀
“行,你现在的位置大家都盯着呢,要是别人来家里了,大过年的你难为,别人也难为,咱犯不上,咱早早走开,大家都轻松。”
“嗯,我老婆就是聪明。家有贤妻夫不惹祸啊!”
“去刮胡子去,扎疼我了。”
“收到!”
医疗行业,讲究一个年前拜年,特别是关系重要一点的。提前送点年货,提前送点年钱,比如科室主任给院长拜年,都是年前个人悄悄去的,过年的时候和科室集体在去一次,除非马上要退休的主任,谁都不尿,他已经是天王老子的哪一种。
年前拜会,是所谓的非正式拜会,说正事。过年拜会,是正式拜会,说是非。
别人给张凡拜年,张凡也要给别人拜年,这就是华国的习俗。
先给师娘打了一个电话,他知道,老头子这会估计还在实验室或者办公室呢。
所以先问问老太太吃饭了没。
张凡的师娘,年轻的时候对于卢老头的学生们,感情一般。毕竟还年轻,可上了岁数后,就越发的喜欢这些年轻人了。特别是张凡和路宁,两个最小的学生。
老太太别老头还疼。
“年货准备好了吗?你和邵华该要孩子了,趁着年轻,早点要孩子,你们轻松,孩子也轻松。等过了三十,再要孩子,孩子还没长大,你们已经老了。
陪着玩,你们也陪不动,想帮忙,你们帮不了。”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和张凡说了会子家长理短。
“师娘,开春来茶素,让邵华带着你去山上采野菜,这边的山上漫山遍野的野菜,什么蒲公英、什么野韭菜,多的就和专门种植的一样。你还可以帮着我们带带孩子。”
张凡一个劲的忽悠老太太。
“好,好,好,过完年,我就去看看。”老太太从刚开始的笑呵呵,变到了后期的真心动。
这里面张凡耗费了不少吐沫。
英雄好汉这是在外的,对内,英雄好汉也未必强过一天搓着脚丫子墙角晒太阳的老大爷。
卢老头就是这样,自己在北方普外系,目前可以说是领头羊的院士,可对自己的孩子缺丝毫没有办法。
卢老头一儿一女,儿子是个画家,结婚是早,可秉承的是丁克思想,女儿倒是继承了他的衣钵,从事医疗,不过是内科,很优秀,可婚缘艰难,听老太太的意思,有点独身主义者的想法。
老头也没辙。
给老太太拜完年,张凡就要给老头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