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討論-第八百四十二章 賺快錢的法子分享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鸭梨日报或许不是最好的记者,采访不出来最好的新闻。
但是他们绝对是最好的抄袭大师。
时间不长,他们就已经把稿子整理好了,看起来浑然天成,天衣无缝。
当然了,这是就故事本身说的,如果放到新闻中,可能很多人会说: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什么拿我当傻子?
鸭梨日报也知道,这东西如果发出去,肯定会有很多读着破口大骂,认为鸭梨小报口碑已倒。
但是鸭梨小报也知道,有不少喜欢猎奇的人,还是会买这份报纸的。
甚至于加上被骗的那些人,他们的小报销量在短期内会有一个激增。
没办法,现在鸭梨日报无法考虑长远利益,因为要对广大投资者负责。
如果韦大人生气了,要撤资,那对鸭梨日报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韦大人和齐大人不一样,韦大人开了那么多年的女闾,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合同的问题,然后和鸭梨日报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所以……韦大人是可以撤资的,所以他在鸭梨日报上面,也有很大的话语权。
现在鸭梨日报的销量下滑,韦大人的股份正在缩水,谁知道他一气之下会不会撤资?
万一韦大人撤资了,那么鸭梨日报很多计划都无法展开了,甚至于有可能资金周转不灵。
那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啊。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维持表面的繁荣,先稳住韦大人,然后开拓其他的资金渠道。
于是,鸭梨日报开始编造新闻了。
在资本面前,人真的是可以……唉,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
“卖报,卖报,鸭梨日报已经找到了韦大人家闹鬼的证据。卖报,卖报,鸭梨日报已经找到了闹鬼证据。”
报童在街上大声叫喊着。
这些报童是大秦最初的标题党,通过叫卖,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主意。
有不少人都很惊奇,不知道鸭梨日报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见鬼了。
于是,他们买了一份报纸。
反正……报纸也不贵。
拿到报纸之后,这些人就开始翻看,然后发现……这里面的内容,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在报纸的描述当中,齐大人的儿子,从出生的时候起就不平凡。
这儿子小时候走在街上,很多人都发现他的影子比较淡。
因此齐大人的名字,叫名魂淡。
至于他为什么魂淡,齐大人也弄不清楚,这位儒学大师翻查了很多典籍,最后只能大概确定,说这孩子心思通透,十分澄澈,因此魂魄比较淡。
这种说法当然是扯淡,也就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但是有了这个说法之后,大家至少不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看魂淡了。
可是等魂淡长大之后,娶妻生子,却出现了一个问题。
他始终没有儿子。
起初的时候,是他不行。那时候齐大人急坏了,帮他买了很多进补的药物。
甚至于商君别院的仙茶都喝了不少。
但是,依然没有用。
最后齐大人无奈,只能放任自流,顺其自然了。
几年后,魂淡死了,齐大人伤心欲绝。
伤心齐家没有了子嗣,伤心齐家断了香火。
但是万万没想到,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齐家的人,开始见鬼了。
起初的时候,是一些体弱多病的丫鬟。这些病人生病之后,身体中的元气就没有那么充足了,于是她们见到了一些东西。
据这些丫鬟说,她们看见一道白影,倏忽一声,从远处飘到了近处。
她们心中慌张,连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齐大人。
齐大人自然是不相信的,并且教训他们说,不知生,安知死?神鬼之说,多半是虚妄之谈,不可胡言乱语。
然而,几天之后,齐大人也见到了这个白影。
据说齐大人当天正在书房中写字,忽然间有一道寒气飘到他身后。
齐大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全身都不自在了。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紧张的叫道:“可是魂淡来了吗?”
再然后,那寒气忽然收敛,化作了齐大人的儿子。
齐大人感慨不已,和儿子交谈了一番,然后将他送到了那寡妇的房中去了。
寡妇原本整天以泪洗面,万万没想到,自己死去的丈夫忽然重新出现了。
寡妇看着自己的丈夫,然后开始享受生活……
几个月后,寡妇竟然怀孕了。
齐大人翻遍古籍,最后发现,原来这种情况自古有之。
自己的儿子,也就是魂淡,因为从小魂魄不全,所以影子很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没有办法让人受孕。
但是当他死了之后,以魂魄的形态出现在天地间的时候,他少了肉身的累赘,反而可以让人受孕了。
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就是这么神奇,不服不行。
咸阳人看到这篇新闻报道之后,都彻底懵逼了。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一篇篇的,都是什么狗屁?
咸阳人把报纸扔了。
但是有一部分人,觉得这故事说的还可以,有点淳于甲的味道,于是就认真的读了两遍,打算将给别人听讨个口彩。
…………
“欺人太甚,什么东西?”齐大人把报纸狠狠的丢在地上,依然觉得不解气,又狠狠的踩了两脚。
管家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说道:“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齐大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咸阳日报这些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儿子什么时候叫魂淡了?”
“我什么时候见过鬼了?这种胡言乱语的东西,竟然也敢编到我头上来?”
管家干咳了一声,说道:“大人,其实……小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齐大人:“嗯?”
管家说道:“大人,其实你仔细想想,让鸭梨日报编造信息的,不是大人你自己吗?”
齐大人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可是我并没有让他们胡编到这种地步。”
管家叹了口气,对齐大人说道:“大人,你还没有察觉到吗?其实这些记者和编辑,他们十分狡猾,往往因为大人的一句话,就开始胆大妄为的做起事来了。”
齐大人缓缓地点了点头:“不错,这些人确实很狡猾。可是这一次……”
管家说道:“小人倒觉得,大人的目的不是也达到了吗?现在咸阳城中,大人讨论最多的,是神鬼到底有没有,而不是府中的人怀了孩子。”
齐大人嗯了一声:“这倒是,也有些道理。但愿能将这件事压下去吧。”
…………
深夜,鸭梨日报的人来到了韦大人的府上。
“大人,你看这数据怎么样?”鸭梨日报的编辑将一张单子送到了韦大人的手中。
韦大人这个人有点奇怪,他自己做的生意,有点见不得光,于是这个人也从来不在白天见客,似乎要将不见光进行到底。
韦大人看着数据,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说道:“倒也不错,今日的销量还可以。”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大人是不是……可以追加一些投资?”
韦大人说道:“再看看吧,等等再说。”
业务员失望的哦了一声。
这个韦大人很鸡贼,无论什么时候让他追加投资,他都是等等再说。
业务员很失望的离开了。
不过,他离开韦大人家中之后,也没有走远,就转身到了一处工厂当中。
这工厂是王绾和冯去力合办的。
这两个人原本是政治上的死对头,没想到现在变成了合伙人。
这工厂是牛羊养殖和羊毛衫加工一条龙。
小羊羔进去,羊毛衫出来,效率高的很。
业务员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干咳了一声,说道:“请问你们需要……投资吗?”
看门的是个老大爷,上下打量了业务员一会,说道:“什么投资?”
业务员微微一笑,说道:“我能不能见见你们老板?我是报社的。”
看门的老大爷想了想,说道:“你等等吧。”
随后,老大爷虎虎生风的向院子里面去了。
老大爷最近很神气,因为他这个职业就很霸气。
而同为看门人的牛犊,给他争光不少。所以现在看门界都觉得很有面子。
当然了,看门也是有学问的,讲究要会看人脸色。
如果是达官贵人,那就要客气一些,让人有宾至如归之感,这样可以避免让主人得罪人。
如果是普通人,那就要冷着脸,一脸不耐烦,像是吆喝牲口吆喝他们。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抬高了主人的地位,有一种威严之感。
现在他看出来了,这业务员的地位不怎么样,完全没有必要给他面子。
但是,现在的老板,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对方既然是业务员,那估计是有正经事。
总之……不能耽搁了老板的正事。
于是,看门人见到了王绾和冯去力。
王绾和冯去力两个人人正在下棋。
王绾感慨的说道:“冯兄,其实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虽然不能呼风唤雨了,但是这心中,踏实的很啊。”
冯去力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每日日进斗金,在商场之上,翻云覆雨,倒也不错。并且没有那么多规矩。”
王绾嗯了一声:“现在还有心思下下棋,喝喝酒,确实是人间美事。而且,我们都曾经做过官,那些朝廷中人,也不会欺压我们,我们比大多数人,都幸运的多了。”
冯去力感慨的说道:“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认为。”
于是,冯去力说道:“炸。”
随后,用炸弹炸掉了王绾的军长。
王绾捏着司令,说道:“冯兄,你这简直是一招臭棋啊。你把我的军长炸死了,我的司令还在啊。你这不是……白白浪费了一次好机会吗?”
冯去力呵呵笑了一声,说道:“王兄你别忘了,我的司令也还在。你的司令遇到了我,我就和你杠一下,同归于尽。”
“到那时候,我的军长还建在,你的军长却英年早逝,那我岂不是赢定了吗?”
王绾说道:“那倒也未必,你别忘了,我还有一个炸弹,可以将你的军长炸了。”
冯去力嘿嘿一笑,说道:“但愿在你的炸弹追到我的军长之前,我的军长已经把你的军师旅团营吃光了。”
王绾顿时眉头紧皱。
这时候,看门的老大爷进来了,说道:“外面有人求见。”
王绾漫不经心的说道:“是谁啊。”
看门的老大爷说道:“好像是一个业务员,什么报纸的。”
冯去力说道:“多半又是来让我们去做广告的。”
王绾嗯了一声:“不过话说回来,咱们是有一阵子没有打广告了。”
冯去力说道:“咱们的产品,还用得着打广告吗?谁不知道啊。”
王绾说道:“那也不行,得保证一下曝光度嘛。老百姓总也不见咱们的广告,就会产生一种疑惑:这东西,是不是不行了?”
冯去力说道:“这倒也是,那咱们将人叫进来吧。”
于是,业务员被叫进来了。
他进来之后,立刻点头哈腰,说道:“见过二位丞相大人。”
王绾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已经不是丞相了。”
冯去力说道:“我做过丞相吗?”
业务员笑眯眯的说道:“做过,做过,大人做过好几天的丞相呢。”
冯去力哈哈大笑:“你这话说的,倒像是在讽刺老夫。”
业务员连连摇头,说道:“不敢,不敢。”
王绾说道:“你是什么报纸的业务员啊。”
业务员说道:“鸭梨日报。”
冯去力哦了一声,说道:“你们的报纸很有意思嘛。没事的时候,我也经常看。挺好玩的。”
业务员眼睛一亮,说道:“大人喜欢就好。”
冯去力淡淡的说道:“也谈不上喜欢,就是用来解解闷。”
业务员干笑着说道:“报纸这东西,不就是用来解闷的吗?”
冯去力嗯了一声。
王绾有点纳闷的看着业务员,心想: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不说正题?
这时候,业务员终于腼腆的说道:“二位大人,我这里有一个赚钱更快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