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非常不錯小說 闢道立心 起點-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界域融合,二身歸一閲讀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辟道立心
华阳子与元吉子老祖舍弃治下一部界域,为得是保全自身,以免为流芒子或是守护石灵所吞并,而他们所舍弃的一部界域,自然也就为吴毅所吞并。
璇宸域空前膨胀,大量的灵机在其中涌动,依靠吴毅自身,便是数百年也不见得能够平复下来,这就好比东西吃多了会吃撑到一样。
只不过,现在的吴毅并没有这个忧虑,因为那禾珏域即将远徙而来,这是一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故事。
如何消化这一难题大可留待吴毅禾珏域成道之身思索,璇宸域的壮大,对于吴毅而言,无疑是有好处的,壮大了他在这场棋局上的力量。
如果说原本胜过流芒子与守护石灵二人的可能性为万分之一的话,现在这一可能性则是变成万分之三或是千分之一。
少了华阳子与元吉子这两位阻扰,接下来璇宸域归入禾珏域之内,基本上没有问题,吴毅静静地等待那最终时刻的到来,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如果说,璇宸域归入禾珏域之前,吴毅在守护石灵眼中只不过是一只蝼蚁,不屑一顾的话,璇宸域一旦并入其中,这只蝼蚁就将变成游蛇,虽然还是威胁不大,却已经有威胁了。
若是出现最坏的情况,莫过于流芒子与守护石灵二者联手打压吴毅,那可真是万劫不复的局面。
而这一可能,并不是没有,老大与老二打架,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死得往往是老三和老四,无数次的实例都证明了这一点。
华阳子与元吉子二者哪怕是舍弃数劫的苦修积攒,也要脱离此劫,目的就在于此。
此刻在华阳子与元吉子二人眼中,应该会将吴毅视为跳入火坑的人。与之对应的,在吴毅眼中,这两位无有一搏之心,纵然修炼数十劫,那又如何。
选择不同,立场不同,评价自然也就不同,双方侧身而过,见到对方的选择,而后互相道一声蠢材。
说到底,这两位沉淫此境良久,明白守护石灵与流芒子真正的实力,知道自己不可能胜利,“理智”地选择退场,从来就没有与流芒子和守护石灵争夺天地主角的想法。
吴毅,多少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
但是最后的结果,说不定乱拳打死老师傅了呢?
况且,就收益来看,吴毅不仅在璇宸域内成道,同样在禾珏域内成道,这个特殊的经历,使得两方界域和合一事,于吴毅而言,功利最大。
原本力量分散,现在则是将力量汇聚在一起,就如前面所言,胜利的可能性多了一些,但是后果便是赌注全部上桌,没有退路了。
弱者想要胜利,只有拼尽全力,乃至于加杠杆,以自绝于天地的气势与人相争,这样才能够一定程度上抵消对方的先发优势,否则,在这条赛道上,只会被甩得越来越远。
华阳子与元吉子都是数十劫的老前辈的了,他们不像吴毅这样只争朝夕,他们明白,弱者有弱者的难点,强者也有强者的难点。
强者有先发优势,论证了这条道路可行,后来之人便可借鉴之,省却不少心血,这是弱者的好处。
强者有先发优势,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靠自己争取来的,开拓之难,永远比借鉴高,毋庸置疑,抄作业还不快。
强者不太可能一直领先,在开拓进取,保持自身先进性的时候,会出现问题,一千次之中,只要出现一次,那就是劫数的开端。
就好比守护石灵因为渡劫失败,那无上之位,便受到圣灵宗流芒子的窥视,直接引发了这场界域劫数。
在漫长的岁月中,强者的先发优势不一定是越来越多,也有可能是越来越少,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到了那样的小概率事件发生之后再出手,岂不是更妙。
吴毅完全可以熬个数十上百劫,等到下一次机会降临之时,再趁机出手,那时,新的界域之主相对衰弱,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事实上,流芒子便是这样做的,当守护石灵自己鬼迷心窍地选择渡劫并且失败,他就顺势登上了舞台。
听起来很不错是不是,但是这种时机,数千劫也未必会出现一个,守护石灵存在多久了,难不成一直等下去吗?
新的界域之主诞生之后,会容忍吴毅的存在吗?若是吴毅取代守护石灵之位,首先要做的便是清洗自己身边的威胁,不会让他们有威胁到自己的可能。
以己度人,吴毅觉得新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即便是苟延残喘,日后也一定是重点关注对象。
这么说吧,每一个能够挑战旧秩序的,都是变数,一个为旧秩序所没有察觉到的存在,无论如何,吴毅也不可能将自己隐藏下去,也隐藏不了。
于华阳子与元吉子二人而言,这是康庄大道,于吴毅而言,这是绝命之路。
既然天地大乱,则人人皆有机会,我不会错过这一次机会。
吴毅的目光逐渐变得尖锐,分属两个界域的身躯,在这一刻,目光交集在一起,心志无比坚定,等闲难以动摇。
巨大的禾珏域逐渐靠近,也只有当禾珏域靠近的时候,才能够发现,两个界域的巨大差距,禾珏域近乎是璇宸域的十倍之大,这还是璇宸域吞并了凤鸣域与鸿纶域一部的情况下。
禾珏域越来越近,终于撞了过来,没有惊天动地,撼动时空的爆炸声,就好像两滴清澈的水珠聚合在一起一样,轻柔无比,润物细无声。
除却吴毅在背后操控这一缘故之外,本身禾珏域巨大的体量,也保证了这一壮举的成功。
璇宸域内的星辰小界,一时间进入禾珏域内,灵机交互,这其中发生一些错乱,就演化出一些星空异兽来,大体而言,在吴毅的掌控之下,最为危险的时刻已然渡过,问题并不大。
若是在聚合的第一时间就出现排斥,这问题可就麻烦了。
就好像一大一小两个池塘被贯通一样,水流交互。不难想象,随着岁月的流逝,两个池塘会趋于一致,融合的过程会是漫长的过程。
当然,这是理论上,在现实之中,因为吴毅的存在,吴毅迫切地希望两个界域融合,这样方便两身联手乃至于聚合唯一。
所以,吴毅以一己之力,试图加快这一进程。
很多事情,欲速则不达,好比工厂内产品的速度上去了,质量可是未必,但是,吴毅可不在乎所谓的达与不达,他现在最缺少的便是时间,若是这一战赢了,日后有的是时间供他弥合破碎。
灵机开始变得暴乱起来,一些星辰在巨大的压力下,开始分崩离析,好得情况也是地面开裂,界壁散乱,时空乱流处处可见,罡风烈火飞舞。
千奇百怪的异兽频频出现,如人首兽身,亦或是石首兽身,乃至于出现了空间碎片为本体的怪物,甚是怪异。
这些异兽,竟成一方势力,此辈浑无灵智,唯有吞噬血肉求生这一最为朴素的念头而已。
吴毅不知道昔日人祖女娲在造人的时候,遇上失败的案例会怎样做,反正吴毅的做法,便是将这些异兽回炉重造。
天地气运加持下,这些异兽随便一只,都有着仙人的实力,但是在吴毅面前,也不过尔尔,心意一动,便也就诛杀了。
以异兽之血淋灌,仿佛血雨,浇灌世界,世界灵机得以恢复,禾珏域上界干涸的土地也逐渐弥合,又出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第二步,吴毅又顺利渡过。吴毅下意识地去擦额头上的汗,方欲抬手,才愕然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汗水,只不过内心压力过大带来的错觉罢了。
并不是说促进璇宸域融合一事让吴毅压力大,而是因为需要在此期间提防守护石灵与流芒子二者出手,一身实力,不能够动用一成,颇为不易,心神疲惫不堪。
好在这两位并无出手,难不成还是不将吴毅放在眼中吗?不可能了,一定还有其他的预谋在。
他们有他们的节奏,吴毅也有自己的节奏。
前面两步完成,接下来需要做的,便是推动二身和合,这并不同于心魔身与人身的关系,心魔身与人身好歹是一魂说出,只要吴毅保持魂灵稳定,便能够相互配合,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功效。
但是这分别成道于璇宸域与禾珏域的二身,可是不容易了,因果分离,气运切割,完全可以视为全无关系的存在。
时间流逝下去,日后一定是越行越远,甚至反目成仇也不一定。
所以,吴毅必须要快!
眼下趁着璇宸域归入禾珏域,借界域大势,这是吴毅最有可能成功的时候。
这一点,吴毅明白,那两位,其实也明白。
故而,当吴毅谋求二身融合之际,那两位出手愈发张扬,全然不顾及外界,法力宣泄,管你人神鬼魔妖,皆为齑粉。
而且,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几道法力余波冲击至吴毅这一方向。
吴毅自保有余,但是之前庇佑着的一应生灵,则是遭了大灾,被震死无算,减员七成以上,就是一场彻底的屠杀。
不过,吴毅也没有资格指责人家,因为他自己之前造成的杀戮就数字而言,还要更多。
明白这场融合不会这么容易,但是这是吴毅的既定计划,而且是一定要实现的既定计划,没有变通的余地。
也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守护石灵与流芒子才这般肆无忌惮地警告吴毅不要痴心妄想。
倘若吴毅真的开启融合进程,说不定二人就先行罢手,一齐绞杀吴毅。
进不得,退不得,吴毅被挂在了半空中,那两位仅仅是给个警告,或者说只是暗示而已,就逼得吴毅不得不停手,贸然开始,最后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难关在前,又一异变生就,不来自于吴毅,而是来自于那三十六品劫莲,作为吴毅成道的象征,因时日不长,吴毅所知并不多。
但是眼下,璇宸域归入禾珏域内,劫气张扬,三十六品劫莲得之,生就七色光彩,梦幻迷离,吴毅那璇宸域之身竟然受到了牵引。
这是——
吴毅看着眼前这一变化,心中登时明白,既然自己是要以禾珏域之身为本尊,自然要以这三十六品劫莲为接引,以化合二身。
尽管外界的异变越来越大,法力余波不断冲击而来,吴毅璇宸域之身依旧坚定地迈入劫莲之中,端坐其中。
下一刻,那枚毁灭莲子为劫莲牵扯,进入其中,再然后,三十六品劫莲一片片花瓣归于聚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花苞,隔绝一应因果,一应气机,一应劫气。
其实,此刻也可以将这一花苞视为一方鼎炉,而内中的毁灭莲子则是作为炉火,璇宸域之身在花苞之内,要被煅炼成为最为精纯的精气,彻底地消失在天地之中。
当花瓣闭阖为花苞的那一刻,吴毅禾珏域之身骤然有了这个想法出现。这算什么?自杀吗?自己杀自己?
其实最为准确的说法,是以绝后患。三十六品劫莲替吴毅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
花苞闭阖的第一时间,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得鼓起,这股力量,来自于内部。
当是璇宸域之身在死亡面前,不愿坐以待毙,选择出手自保,之前说过,璇宸域之身同样是独立的个体,因果分离,诞生出自己的意志来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三十六品劫莲在吸引璇宸域之身前去的时候,是暗示能够脱胎换骨,是有好处的,但是现在,完全就是坑杀了。
毁灭莲子能够替守护石灵破除窍穴,就意味着其不凡的能力,便是灭杀有着大罗果位的璇宸域之身,也不是不可能。
吴毅禾珏域之身在外间,看着花苞一处处暴突而起,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破裂开来,但是终究没有破裂开来。
璇宸域之身抵抗很是激烈,有着自我意识的他,并不愿意成全禾珏域之身,哪怕明白禾珏域之身会的得到巨大的好处,也没有这样做。
二身分裂,从这一刻,就已经开始了。
但是,结果已经注定了。璇宸域之身抵抗不多时,声势便逐渐衰弱下来,归于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