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人氣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愛下-347 解脫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第二天,上午时分。
六楼,高凌薇的闺房中。
荣陶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被子也蹬在了地上,此时的他正酣然熟睡着,那悠长的呼吸声,听起来倒是让人心中安稳。
荣阳悄悄打开了房门,透过门缝,面色古怪的看着床上的人,他忍了又忍,最终还是轻声呼唤道:“淘淘?”
“嗯?”荣陶陶睁开了睡眼,一脸迷茫的看向了门口。
看着荣陶陶那副憨憨的模样,荣阳忍不住笑了笑,道:“快十点钟了,该起来了,我们下去吃早餐,让凌薇一家人等着也不好。”
“啊!已经10点了?”荣陶陶急忙坐起身来,他们昨天本就回来得晚,再加上荣陶陶又进行突破,睡得也的确是太晚了些。
此刻,在他的内视魂图中,魂力境界已经来到了魂尉·中期!
而他的魂法·雪境之心,也已经来到了四星·中阶!
“嘿嘿。”荣陶陶看着内视魂图里的信息,忍不住嘿嘿一笑,这年过的可是太舒服了。
大薇的闺房不愧是福地哦,好像之前也有一次,自己是在她的房间里突破境界段位的?
荣陶陶心情极好,一边起身下床,嘴里还哼着小曲儿:“别看我只是一只羊~”
荣阳的面色一僵:???
“诶,下雪了。”荣陶陶看向了窗外,好一片银装素裹,由于他所在的位置是顶楼,所以视野比较开阔,一夜之间,松柏镇被披上了一层银装。
呃…好吧,倒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毕竟这里常年都是大雪纷飞、银装素裹。
“快洗漱吧,春熙已经先下楼帮忙了,我们也下去吃早餐。”荣阳返回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开口说着。
“得嘞~”荣陶陶快速跑进了卫浴间。
十几分钟后,哥俩便下到了一楼,刚一进门,荣陶陶就闻到了一阵阵香气。
他一边跟高庆臣打着招呼,一边寻着香味来到了厨房。
在这里,他不仅看到了程媛、杨春熙两人忙碌的身影,也看到了那站在阳台门框上、双臂环在身前、肩膀斜靠着门框的高凌薇。
她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暗暗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座民宅的阳台和厨房是连通的,高凌薇就这么站在门槛上,还真有那么一点挡光……
荣陶陶走了过去,小声道:“嘛呢?当门神呐?”
闻言,高凌薇回过神来,轻声笑道:“等着端菜。”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在荣陶陶眼中看来,似乎是有点勉强。
荣陶陶一脸狐疑的看着她,道:“你怎么了?”
高凌薇:“什么怎么了?”
荣陶陶的个头虽然依旧比不上荣阳,但这两年也长了不少,此时,他已经跟高凌薇差不多了。
只是现在高凌薇站在门槛上,荣陶陶不由得仰起头,左看看、右看看,眉头微皱,道:“没睡好么,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
精品都市小说 九星之主 txt-347 解脫鑒賞
平日里的高凌薇可是神采奕奕的,即便是熬夜杀敌,第二天那也是精神百倍,她此时的状态不佳,显然是有什么心事?
“嗯,做噩梦了。”高凌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荣陶陶一听是噩梦影响了她的状态,倒是觉得新奇。
高凌薇这种性格的人,做噩梦的话,但凡碰到什么牛鬼鬼神之类的,会不会上前把对方撕碎呀?
那噩梦还能叫噩梦么?
那不就是带了个VR的第一人称战斗游戏么?沉浸式体验的那种?
荣陶陶小声道:“你还记着么,给我讲讲呗?”
高凌薇却是用眼睛扫了一下母亲的方向,这样的小动作,荣陶陶当即明了,便不再开口。
高凌薇开口道:“哥哥和嫂子吃完饭就要返回松江魂武了。”
“啊,怎么了?”
高凌薇:“你跟他们回去么?”
荣陶陶微微挑眉,却是询问道:“怎么,你想在家里多待几天?”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一年也见不了父母几次,想多待几天。”
“好呀!”荣陶陶急忙点头,“带我一个,程姨做饭贼好吃~”
“呵呵~”一旁,正拿着筷子拌凉菜的程媛,转头看向了荣陶陶,开口道,“留家里吧,姨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程姨,你可要小心点”杨春熙拿着勺子,在锅中逆时针推着饺子,道,“淘淘这张嘴可没白长,能吃又能说,你可别被他哄的晕头转向。”
“呵呵。”闻言,程媛忍不住笑出声来。
杨春熙看了荣陶陶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来,端饺子。”
“诶。”荣陶陶急忙上前。
杨春熙盛了一盘饺子,拿着盘子晃了晃,递给了荣陶陶,道:“你哥但凡有你一半的开窍程度,我也不至于天天跟他生闷气。”
荣陶陶:“……”
几分钟后,饭菜搞定。
这顿饭应该叫做“早午饭”,吃了大年初一这顿饺子,荣阳和杨春熙就上路了。
嗯…按照校长的要求,他们返回了松江魂武。
事实上,荣陶陶和高凌薇也应该返校,但是在高凌薇的请求下,杨春熙也没有强拉着她回去。
至于请假的事儿,杨春熙回去报到的时候会跟校长说,而荣陶陶也在吃过饭之后,第一时间和梅鸿玉校长请了假。
不出意外的是,梅鸿玉对待荣陶陶和高凌薇这两个得意弟子,真的很难严厉起来。
家世是父母给的,荣誉和尊严却是自己努力奋斗得来的。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347 解脫閲讀
但是梅鸿玉绝对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他也仅仅是将两人的假期延长到了初五。
关外三省大部分地区,传统节日的气氛都很重,有相当多的习俗都保留着,就比如“破五”这一说。
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过了大年初五,才算是真正过完了年。
荣陶陶也不好太任性,面子嘛,都是相互给的。假期延长到初五已经很好了,毕竟还能在家待好几天。
更何况,班级里别的小魂都守在演武馆,就他俩这么特殊,在外面浪,这不就是脱离集体嘛。
呃…虽然,嗯…荣陶陶和高凌薇的确很特殊,也的确有被特殊对待的资格……
只不过,荣陶陶低估了高凌薇的噩梦,更低估了这个梦给她带来的影响。
两人在小区门口送走了杨春熙和荣阳之后,高凌薇并没有直接返回家中,和荣陶陶一起走回单元楼道里的她,并未进入一楼,而是带着荣陶陶向楼上走去。
荣陶陶心中恍然,刚才在厨房里问她的噩梦,她没回应,想来,这是要找个安静的地方。
两人一路回到了六楼,高凌薇走进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开口道:“我梦到高凌式了。”
闻言,荣陶陶却是沉默了。
他一直不清楚高凌薇和高凌式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通过她之前的只言片语,再结合自己那贫瘠的想象力,去揣测高凌式带给了她多少伤害。
高凌薇重叠起了双腿,手肘拄着沙发扶手,一手握拳,撑着脸蛋,轻声道:“你说,黑夜会来么?就像之前我们经历的那次极夜?”
在面对荣陶陶的时候,高凌薇显然没有什么隐瞒的意思,更不避讳展现出自己的担忧。
显然,这是一种信任。
这种信任绝对不是嘴上说出来的,而是荣陶陶通过实际行动,一次又一次的争取来、证明来的。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討論-347 解脫看書
两人曾说要以下克上,在强者如林的松江魂武大学中,面对那些高年级的学员,突出重围,获得松江魂武大学的出征资格,他们做到了。
两人承诺彼此要拿关外第一,他们兑现了承诺,甚至豁出了性命、拼尽全力,登顶了关外第一。
两人也鼓励着彼此拿到全国冠军,最后的最后,在那万驼奔腾的尸骸火驼大阵中,在极为劣势的情况下,他们为彼此创造机会,以绝对的“下狗”姿态,破天荒的杀出了一个双黄蛋-双冠军。
而在那风雪交加的夜晚里,在寒花一字一句犹如刀剑捅穿高凌薇的心脏过后,荣陶陶安抚着高凌薇,也提出了几项提议,其中一条,便是杀到偷猎者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同样,他们也做到了,当然,在过去所有“证明自己”的过程中,荣陶陶无疑是成绩更优异的那一个。
对于荣陶陶的信任,她的心中,就像是一座几乎无法被撼动的大山。
荣陶陶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道:“有可能。”
高凌薇暗暗思忖着,轻声开口道:“只是可能。”
荣陶陶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很有可能。”
“嗯?”
荣陶陶分析道:“其实我们可以多方印证。我们无法知晓高凌式传递的信息是否准确,那就不要通过她这条路去印证。
我们可以看别人的反应,比如说松江魂武大学。
你看到了学校的反应,他们勒令绝大多数学生返乡过节,也召回了一些常年在外的教师,比如我们在校门口遇到的松魂四季·秋,返回学校共同守卫。”
“嗯……”高凌薇默默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道:“当然,每个考入松江魂武大学的学生都是宝贝,极夜到来这种事儿,也理应被严肃对待,上一次,咱们学校可是损失惨重。
哪怕是秉承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我们也要做好准备。”
说着,荣陶陶扭头看向了高凌薇,道:“你梦到她什么了?”
“又或者,我梦到的不是她,而是几年后的自己。”高凌薇抿了抿嘴,轻声道,“对于我将父母从辽连拽回雪境这件事,我心里始终在责怪自己,没办法释怀。”
荣陶陶拼凑着高凌薇给出了碎片信息,沉默半晌,开口说道:“松柏镇安全的程度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钱组织崩溃了之后。
这里已经是非常安稳的生活场所了,而且这里也有叔叔阿姨熟悉的生活环境,并且什么都不缺。”
高凌薇迟疑片刻,发出了一道鼻音:“嗯…嗯。”
荣陶陶看着高凌薇那稍显黯然的模样,他突然站起身来,对着高凌薇伸出了手:“走啊。”
高凌薇抬起眼帘:“去哪?”
荣陶陶咧嘴一笑:“天台!你教我冰之柱、冰玻璃的地方。”
“去那里干什么?”
“打一架呗。”
高凌薇不明所以:“为什么?”
荣陶陶却是等不得了,直接探身,一把抱起了高凌薇,魂尉期的力量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迈步走向了窗口,嘴里嘟嘟囔囔着:“你这人,两天不动刀子,就闲的胡思乱想。”
说着,荣陶陶一手打开了窗户,另一只手把高凌薇往窗外推……
高凌薇:???
这里可是六楼!
下一刻,天台上厚厚的积雪中,一只雪手破雪而出!
那大手画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掠过天台上的石质围墙,向下方伸展而来,也一把抓住了高凌薇的腰,带着她倒飞出了窗框,向天台上飞去。
荣陶陶一手抓着窗框,向窗外轻轻一荡。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347 解脫推薦
“咔嚓!”脚下的冰花炸裂开来,借着荡出来的惯性,他也稳稳的蹲在了墙壁上。
随即,荣陶陶站起身来,一步步向天台上走去。
下一刻,高凌薇的身影出现在了石质围墙上,她低着头,俯视着在墙上行走的荣陶陶。
“你说得对,也许我的确是太闲了。”她的嘴角噙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手中拿着一柄大夏龙雀,转了个刀花,一刀甩了下去……
荣陶陶根本没有闪躲,直接一手挡在脸前。
“呲!”
锋利的大夏龙雀瞬间穿透了荣陶陶的掌心,却也被荣陶陶那立刻攥紧的拳头固定住刀身。
“噗……”
雪制大夏龙雀破碎开来,荣陶陶的手心手背,也浮现出了两瓣散发着幽幽光泽的莲花。
同一时间,荣陶陶那看向高凌薇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怜悯之色:“你看起来有很多困扰,是生活太苦了么?”
荣陶陶突然把她拽进了战场,此时此刻,高凌薇早已经从之前的思维中脱离了出来,没再想那噩梦的事情了。
但问题是,荣陶陶的神态,他的话语,给高凌薇一种他要“开讲”的感觉。
高凌薇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古怪,道:“慈悲,并不意味着心灵鸡汤。”
“不。”荣陶陶一边在墙上走着,一边开口道,“我的意思是,如果生活太苦的话…我帮你解脱吧!”
说话间,荣陶陶的手中抽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高凌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