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精品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四百八十九章 女媧:我帳下兩軍師,左風曦,右侯岡,何愁大事不成!看書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定海,是会有的,可时间和执行者的身份嘛……”
伏羲说到这,笑而不语。
白先生双眼一亮,顿时明了。
“我懂了。”
他双手一拍,而后一叹,“这样的话,女娲若是误解了其中的某些关键……必然会出大问题的!”
一个战略,看起来是好战略。
它也的确是好战略。
可是……
如果发动的时间出现了差错?
那最终能攥取胜利果实,可能就要换一个人了!
谁笑到最后?
这是一个大问题!
白泽用一种略显异样的眼神看着伏羲,内心中腹诽不断。
‘这么熟练。’
‘计划的这么周详。’
‘看来,估计编排很久了吧?’
‘甚至于……’
‘上个时代里头,这种事情就没少干过?都干出经验来了?’
蓦然间,白先生竟是有些同情起女娲来。
——你说你好好的,没事惹你哥做什么?
当妹妹就当妹妹呗,加班就加班呗,老想着站起来、当家作主……这革你哥命的事情,也是能干的?
其实吧。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还是……
菜啊!
菜,才是最大的原罪!
‘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
白先生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便拿定了主意。
‘我,白泽……一个平凡的双面间谍而已。’
‘干一份活,拿一份钱。’
‘也就是把女娲卖给她哥,再让她帮我数钱,给我回扣,把文字的归属权明晰。’
‘旁的事情,与我何干呢?’
‘只要在女娲事后琢磨过味来之前,证道盘古了……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白泽想到这里,心下便安定了。
既然上了贼船,看样子一时半会还下不去,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好了。
况且。
这条路,还未必黑呢。
——只要他在这场戏里演的好,就能到收官后,依旧让女娲都发现不了他的叛变!
正如伏羲所说的那样。
——不是他白先生不努力,而是伏羲太狡猾!
——他告诉女娲的情报,全都是真的……如果遗漏了什么,那也不能怪他嘛!
他只是单纯的“菜”而已,情报工作做的不到位,怎么能说是故意坑女娲呢?
白先生,也是受害者啊!
相反!
还要怪罪女娲——我辅助都做到了这地步,你做决策的却那么拉胯,你能怪我?
演员,是一个很有讲究的行业。
演的好,演的妙,演的全局输出最高,人头最多……可每每在关键打龙团战时刻,都是因为时机不对,因为队友的支援“不给力”,导致被对面群殴,不得不含泪放弃,一崩再崩,最终遗憾输掉了比赛……
身为演员,不仅不虚心,还要痛骂队友呢!
而做到这,需要段位意识的压制!
‘女娲的段位,我能骗她几个时代?’
白泽心底盘算着,顿觉前途光明乐观。
曾经有那么一位大人物,被类似的大坑坑杀,迄今为止,还没有怀疑到他白先生的头上呢!
是谁?
不用看了,就是——
苍龙!
这位神生惨烈的苦主,一直心有不甘,一直不断复盘,到眼下也没能扒开东华帝君坑杀他的幕后全貌,顶天了叫嚷“兄妹黑庄”,把火力集中在伏羲身上。
殊不知他白某人,也是在里面贡献不浅啊!
闷声发大财,方才能长久。
‘有伏羲顶在前面,吸引女娲的仇恨和火力,我搞不好还真能骗她很久很久……’
‘这……不是一锤子买卖啊!’
白先生伸手摸了摸下巴,脸上的笑容逐渐放荡起来。
‘如果这个时代瞒过去了。’
‘那下个时代,我再跟女娲结成战略合作伙伴,继续积极主动的帮她“卧底”到她哥的身边,实则骗取盘古的资源援助……这可行吗?’
‘很可行的样子啊!’
白泽想到妙处,笑容更加灿烂了。
这让羲皇无语,看着他,脸色非常奇异。
“你……在想什么呢?笑容这么的淫荡?”
“没什么没什么?”白先生顿时恢复了正经的姿态,“我只是感觉,我可能真正明白了卧底的乐趣而已……”
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耍的团团乱转……这正是一种莫大的乐趣啊!
当然。
这种事情,玩的好就牛逼,玩不好?可能就是当场暴毙了。
白泽含糊的一言带过,没打算给伏羲解释他的心思,毕竟……这骗的,可是女娲的小钱钱。
别看人家现在,兄妹冷战。
要是哪天,伏羲这浓眉大眼的家伙,心一软,把他给卖了……他白泽,找谁哭去?
于是乎,白先生便把话题一转,与伏羲磋商起蒙骗女娲的细节步骤来。
演戏,还是要演全套的。
为什么白先生能知道这个隐秘?
伏羲是在怎样情况下大嘴巴泄密的?
……
这些剧本,都是要对一对。
伏羲说,白泽记,很快就走完了流程。
“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伏羲拍拍老战友的肩。
“必不负陛下所托!”白先生一脸坚毅,“为了洪荒的正义,为了爱与和平,我必带头粉碎女娲的邪恶图谋!”
“很好!”伏羲欣慰的道,“为了天下苍生,干杯!”
“干杯!”
白泽捧起酒杯,两尊盖世的大能捧杯,一饮而尽。
饮罢,白先生站起身,行了个礼,便是龙行虎步的大踏步离开。
为了伏羲的事业,他一刻时间都不想浪费!
——这是高情商。
跟伏羲在一起,他压力太大了,一刻都不想多待。
——这是低情商。
伏羲目送白泽远去,一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才摇摇头,自失一笑。
他从来不曾在乎,白泽是怎么想的。
因为……
“唔。”
“看来,我伏某人虽然退休了,在老朋友那里的威慑力,还是没减多少呢……”
伏羲感叹着,顺带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自酌自饮。
“前面我旁敲侧击的暗示文字,暗示历史盘古……可到了现在,老白才鼓起勇气找上女娲的门……啧!”
“差点就耽误了我的计划……”
这世界上,很多时候,并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一位盘古的指点,告诉老朋友,该如何去做、才能最有效率的追逐盘古的成就……这背后,可是有着许多不可告人的心思啊!
无知无觉中,某些人就沦为了棋子。
他以为,他的想法,都是合乎自己利益举动的、是自己本心本愿的,从来没有被别人操控。
但实际上……
在其动心的那一刻,就已经入瓮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把握住了利,就能调动人心,执棋苍生,落子天下!
伏羲微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反手扣过杯子,恍惚间,一片最深邃、幽暗的阴影,悄无声息的覆盖向了岁月长河之中。
一份名单,轻飘飘从他袖中落下,正被那片阴影罩住。
在上面,有古神大圣之名讳,后面还跟着标注,似是筹码。
白先生赫然在列,还相当的靠前。
“白泽——文字”!
便是如此。
而他并非唯一。
“鲲鹏——河洛”……
“帝俊——白帝”……
……
洋洋洒洒,有数十之多,涉及到了绝大部分洪荒天地的顶尖一流人物!
这其中,有妖皇,也有祖巫!
是的!
连祖巫都有!
烛九阴、句芒、奢比尸、天吴……
在女娲不知不觉之中,一张大网织就了,在围绕着她。
羲皇看着这份名单,很满意的笑了。
“‘平心’计划,正式启动!”
“不知道妹妹她……未来知晓了,会感动吗?”
“有哥如我,此生何求?”
……
“这合理吗?”
“这不合理!”
王庭之中,风曦瞪大了眼睛,发出了巨大的感慨。
“侯冈,你这升官,升的是让我措不及防啊!”
他瞅着蓦然间就开始权力大增,开始负责人族内部修史、教育、文字重定,是被女娃一力支持推动的老朋友,不停的碎碎念。
“走后门,走到这种地步……我太服气了!”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跟天庭的白泽古神有染呐!”
“这!”
“究竟是神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是白泽为了利益,背叛了天庭集团,跳槽到人族阵营?”
“还是你侯冈仗义执言,劝服了白泽古神弃暗投明,拥抱曙光?”
风曦连连感叹着。
“少说屁话!”侯冈翻了个白眼,同时整理着手头的工作,话音在风曦耳边似乎有些咬牙切齿的,“你当时就是当事人,一边听的清清楚楚,现在给我装什么震惊党?”
在一旁女娃的注视下,这一对好朋友吵吵嚷嚷的,好不欢乐。
“好吧好吧……我不震惊,我不震惊……”风曦嘀咕着,神经蓦然脱线,“话说回来,你靠谱吗?”
“刚刚被委托重任,就立刻开始进行人族字典的编著,还喊口号,要让这本字典成为全洪荒最大的工具书,含有对一切语种文字的翻译对照,包括且不限于妖族的兆亿族群……你行吗?”
风曦说着,都不得不惊叹。
这是一项极度宏伟的工程!
文字,是一个文明的智慧传承。
当人族做到了万能插口,随便逮一个族群,都能插上去,汲取吸收其智慧结晶……这将是一种飞跃与升华!
走到这一步。
这不仅是一本字典、辞典,还是全洪荒的最大百科全书,笼罩覆盖了所有已经拥有的文明智慧。
手握字典,便是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就算不知,也可以问!
交流,是文明进步的阶梯!
侯冈得了大权,显然是要干大事的。
“我怎么可能不行!”
侯先生淡笑着,“我就是吃这碗饭的!”
“我当了多少年的史官!”
“何况在当年,天庭的档案馆、图书馆,我都是馆长!”
他自信,甚至是自负!
不过,他也的确是自负的资格。
资历太老,根本无人能撼动地位。
“对别人来说,这很耗心血,要不断翻阅资料,再进行文明推演,尽力做到权威解释。”
“可我?”
“就是权威!”
侯冈霸气无边,用力拍了拍桌角上已然初见雏形的稿件,“大致的初稿已成,只要我再编修一段时日,具体便能见结果了!”
“是吗?我看看!”风曦眼睛一亮。
他是个好学的孩子。
侯冈瞥了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一眼,撇了撇嘴——正是这个逼,害的他惨遭羲皇用道理神斧霸凌。
如果可以,他想喷其一口盐汽水。
不过,眼下女娃就在这里,他思量着同为战友,总不好互相出卖。
尤其是现在。
风曦多年功劳苦劳,为女娲帐下第一狗头军师!
侯冈表明态度,大表忠心,背后靠山“甘冒奇险”,愿为女娲卧底伏羲,执行最危险计划……如此重要的好朋友,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几个,女娲对之另眼相看,器重有加,已是将其升级为帐下第二狗头军师!
两大狗头军师,是为娲皇之左膀右臂!
女娲:嘿嘿……我帐下有两大智囊,风曦侯冈,何愁大事不成?!
然而实际上……
嘿嘿!
嘿嘿嘿!
谁在笑?真的不好说。
……
此时此刻,侯冈风曦,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再怎么心里不爽,侯冈也忍耐了。
脸拉的老长,可他最终还是把初稿拿着,奉了上去。
只是,刚刚递给风曦,侯先生就突然低声道,“我这初稿,有些地方还没翻译全,还不是简化版,所以有些考验知识储备。”
“风曦你……识字识全了吗?”
这话问的,第一时间就让风曦脸色发黑。
——呸!
他是当领导的,怎么可能会是字都识不全的丈育?!
风曦冷笑着,随便翻到一页,把眼一瞧,然后就是一愣。
‘艹……’
‘草率了!’
‘这都是什么鬼?’
‘竟然有我一尊大罗的知识储备,都第一时间没有看懂的?’
眨眨眼,又眨眨眼,他沉默了,把页数往前翻,看看详细的记载。
哦。
没事了。
这是洪荒偏僻地带,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种族里,族长刚刚发明出来都不到三天的文字。
然后,这文字还没热呢,就凉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族群的领袖,决定拥抱妖族大家庭去了。
这样的事情,在洪荒天地中旋生旋灭,数不胜数。
太多太多了!
一般大罗,纵然观览万千时空,化身无数,刻苦学习……可如果不是吃这碗饭的话,谁特么吃饱了撑的,去记这当事人脑子一抽就发明创造出来、过后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写的是个啥的文字啊?!
这都已经不是博学了,是有病!
风曦很想吐槽,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才好。
毕竟。
你想反驳吧,人家也有很正当的理由——
很多微妙的创意,灵光一闪,正是蕴藏在这种当事人自己都迷糊的事物中……这些东西如果提炼出来,或许在某些地方,都有可能对大罗有帮助呢!
侯先生在稿件上也写的详细。
细致剖析了,那小族族长创造这种“真·鬼都不认得”的文字时,究竟是有怎样的心理动态,又是具体提炼了他自己人生中的哪些三观认知,最终定型,成为了这些奇葩的字体。
这里面又有几点,是可以让一般仙道修士耳目一新的创意?
风曦嘴角抽了抽。
他觉得,这种轰炸三观的事情,不能让他一个人来承受。
所以……
他手一拍,再一划。
复印件就出来了。
然后?
他脸上笑眯眯的,本能的挂着兄长对妹妹学习的督促和关爱,叫来正在吃瓜吃的不亦乐乎的女娃。
“来来来……”
在女娃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复印件就摆在了她的面前。
“女娃,你听我说啊……”
“你以后要成为人族王庭的王,是要统治天下,统治苍生的……”
“任何一个子民,你都不能放弃了关注……”
“来。”
“我这里有一份最好的学习资料,你可以认真看看,好好学习,琢磨琢磨,为什么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