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98章 冬天裡的一把火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本王的头裂开了。”
李元婴大清早就来了百骑,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可有手巾,越冰越好。”
“包东的裹脚布要不要?”
贾平安没搭理他。
“先生,你不会是想卖这等酒水吧?”
李元婴赌咒道:“本王再喝这等酒水就是豕。”
“我记住了你的话。”
贾平安放下茶杯,“大清早喝一杯暖暖的羊肉茶,真是太美妙了。”
贾平安回想起了后世对于茶道的描述,不禁笑了。
茶汤茶汤,现在的茶水实际上就是汤。喝茶就是喝汤。
历史的车轮滚滚,现在没有被无限拔高的茶水只是一个调剂。
所谓的逼格一定是人类自己赋予某个事物的,然后不停的神话它,最终成就了道。
那儒学呢?
贾平安不禁遥想当年。
“好了,开始吧。”
贾平安觉得自己该出手了。
“城中可有吐蕃和高丽的走私商人?”
李元婴点头,“天气暖和了,那些人嗅着味道就来了,可他们要得太多了些,没货。”
“去寻他们来。”
李元婴摇头,“先生,本王此刻就想死在这里,一动不动。”
这是宿醉后的反应。
“包东!”
“武阳侯。”包东活蹦乱跳的出现了。
“弄一杯酒来。”
“先生饶命。”李元婴干呕了几下,“嗅都不能嗅了。”
“我这里没有糖,所以还是用这个法子吧。”
酒解酒。
包东弄了一杯酒水来,李元婴嗅着味道干呕,“百骑竟然有酒?”
“为何没有。”
“喝了!”贾平安觉得大清早喝酒真心low,关键是难受。
但宿醉之后喝一小杯却不错。
“先生……”
李元婴想死。
“我保证管用。”
李元婴这才屏住呼吸,一饮而尽。
然后重重的倒下。
他喘息着,“原先本王不喜饮酒,可后来在滕州……”
包东想听八卦,李元婴却看着他不说了。
等包东出去后,李元婴才继续说道:“那时候要装纨绔,于是喝酒作乐折腾人,怎么坏名声就怎么弄。如今想起来……恍如一梦。”
这便是天家。
贾平安觉得大外甥以后真心不容易。
“后来本王一路折腾,长安不时有文书或是去人呵斥,隔一阵子没有呵斥,本王就会脊背发寒,要揣度长安这边是想动手,还是忘记了本王。”
可怜的娃!
在这个时代生在帝王家,毫无疑问大部分都是悲剧。
后来李隆基干脆把儿子圈养,若非顾忌着名声,估摸着能一家伙把儿子全给干掉。
这事儿你还真不能怪李隆基。
看看大唐的历史。
李渊时,儿子李世民发动政变,沦为太上皇。
太宗皇帝时,李承乾也发动了政变,但太宗毕竟是马背上的皇帝,得了善终。
接下来就是李治,老大病逝,老二李贤据闻也是谋反……
李显和李旦就更不用说了,最后武媚登基,号称武周革命。
这皇位还能不能安生传下去了?
这时候有心人就在思索。
结果神龙政变,武曌退位,这又是一个不正常退位的皇帝,称为太上皇没问题吧。
可没完,李隆基和太平公主联手,又来了一个政变,著名的傀儡李旦再度粉墨登场。
李旦这个傀儡没卵用,随后被儿子李隆基弄成了太上皇……大伙儿数数,这大唐算得上太上皇的有多少了?
大唐正常继位驾崩的有几个皇帝?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598章 冬天裡的一把火推薦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98章 冬天裡的一把火閲讀
若是不知晓这些变化,就无法理解大唐帝王为何对孩子这般警惕,帝王心中对外人窥探权力的警惕心有多高。
所以贾平安当初在百骑立足的手段很简单,抓住维护帝王的权力这条线不动摇,自然就得了李治的青睐,否则早就去和法师作伴了。
想到法师,贾平安心动了。
他一脚把李元婴踹起来,“赶紧去联络他们。”
李元婴站起来,突然捂着额头,诧异的道:“怎地不头痛了?也不晕乎了。”
贾平安说道:“知晓酒在何处消解吗?肝脏。可肝脏也会累,累了就会歇息,于是你第二日会觉着头痛欲裂,浑身酸软,这便是肝脏歇息了。而此刻喝一小点酒,肝脏就会被唤醒开始解酒。”
“竟然是这样?”李元婴不禁暗喜,“以后喝酒就能肆无忌惮了。”
贾平安觉得这货是想多了,“这般做会让肝脏不得歇息,多来几次伤肝。”
“滚蛋!”
贾平安赶走了他,说道:“我去巡街,程达看好百骑。”
明静冷笑,“又跑了。”
程达低声道:“百骑统领不能抓权。”
明静一怔。
……
贾平安不傻。
在接替唐旭之后,开始勤奋,后来就慢慢的懒散了。
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这样的日子没法过。
于是隔三差五早退就成了贾平安的标配。
一路到了大慈恩寺,门子见到他就头痛,“法师翻译经文很忙。”
晚些他去禀告。
“法师,那武阳侯又来了,我说法师翻译经文忙碌,他说什么……要劳逸结合,若非不许法师随意出入,他还想请大师出城游玩。”
几个跟着翻译经文的僧人皱眉,“经文为重,那武阳侯年少轻狂了些。”
对于他们而言,经文就是全部。
玄奘揉揉眼睛,“也好。”
几个僧人不禁一惊。
“法师,你不能随意出去,否则容易出事。”
玄奘笑道:“不出城,看看武阳侯有何好去处。”
他起身,反手捶捶腰,“肉身只是筐子,莫要太看重。”
几个僧人低头,“是。”
贾平安在外面溜达等候。
“法师?”
看到玄奘出来,他不禁傻眼了。
玄奘颔首,随即上了马车。
一个官员出来,板着脸道:“法师出行……下官阻拦了,法师说就在城中,下官回头就会禀告宫中,还请武阳侯海涵。”
“那就禀告吧。”
玄奘不能露面,一旦露面,马上就会被围堵。后世什么追星,在玄奘的面前弱爆了。
“法师,去何处?”
贾平安只是想问问玄奘能否见见自家的两个孩子,没想到玄奘却出来了。
“他们说曲江池有趣,就在外面看看吧。”
一路到了青龙坊,再前面就是曲江池,玄奘突然说道:“贫僧口渴,可否进去讨水喝?”
谁还敢阻拦你不成?贾平安满头黑线,“法师只管吩咐就是了。”
马车朝着青龙坊而去。
“报名,寻谁?”
坊卒准备阻拦。
贾平安淡淡的道:“贾平安。”
坊卒拱手,“见过武阳侯,马车里是谁?”
“不问最好。”
贾平安颔首。
坊卒笑道:“武阳侯带人来,那定然无事。”
车里传来了玄奘的声音,“可否带路去杨曲?”
贾平安扔了一小串铜钱过去,坊卒笑道:“方便方便。”
一般的坊内有十字街口,其余的都是巷子,称之为‘曲’或‘巷’。曲巷取名各异,比如说按照方位叫做北曲或是南巷。或是按照那条街道的特色,比如说柳树多,就叫做柳巷。
而杨曲,说明那条街上不是杨树多,就是有大户人家姓杨。
玄奘法师这是寻人?
贾平安有些好奇。
前隋崇佛,一直延续了下来。而长安城中信佛的不计其数。
玄奘西行取经回来后,瞬间就成为了长安城中的顶流。但玄奘很忙,所以能交往的也多是达官贵人。
他当初和长孙无忌就来往了一阵子。
所以贾平安很好奇他去寻谁。
杨家……
世家门阀也有杨姓,但青龙坊没有杨家人吧?
一路顺着过去,接着左转进了小巷子。
熱門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598章 冬天裡的一把火分享
“这里就是杨曲。”
有了铜钱,坊卒也尽心尽职的介绍着情况。
他带着马车到了一户人家外面,“这里便是杨家。”
贾平安低声道:“法师……”
“贫僧想下来看看。”
这个……
看看前后,没人。
一旦被发现,不只是这里,整个青龙坊的人都会蜂拥而至。
车帘掀开。
坊卒笑道,“这家人……你……法……法师?”
玄奘微笑,“还请檀越莫要声张。”
坊卒的脸颊颤抖,巨大的惊喜让他语无伦次,“法师,法师出来了……”
他缓缓跪下。
“无需如此。”玄奘笑道:“武阳侯扶贫僧一把。”
贾平安把他扶了下来,玄奘看看左右,“说是在杨家前面些,看看。”
他缓缓而行,“当初一路西行,贫僧健步如飞,如今垂垂老矣,步履蹒跚。”
这话有暮气,但玄奘缓缓道来,竟然有一种从容。
再往前一些,就看到了一户人家。
说是人家……可篱笆墙都破烂了一半,三间木屋也破旧不堪。
“就是这里吧。”
玄奘走了进去。
他缓缓叩门。
“谁呀?”
一个老妪的声音传来。
贾平安刚才听到了织布的声音。
房门打开,一个老妪眯眼看着外面,眨巴着眼睛,“你们是……”
老妪突然走近,仰头看着玄奘,“你是……你是法师?法师,那一年你从朱雀大街过,奴见过你。法师慈悲。”
玄奘双手合十,“贫僧今日恰好路过,想讨碗水喝。”
老妪欢喜的不行,“有有有,法师等等。”
她匆忙的行礼,回头看一眼,大概是担心玄奘会跑。
里面乒乒乓乓的一阵响,接着老妪捧着一碗水出来。
碗很土,而且不大干净。
玄奘双手接过,缓缓喝了,笑道:“甘甜,多谢檀越。”
老妪接过碗,突然一拍脑门,“法师,可能给孩子看看吗?”
玄奘诧异的道:“什么孩子?待贫僧看看。”
老妪进去,晚些脚步沉重的出来,却是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老妪仰头,期冀的道:“法师看看这个孩子……可能救吗?”
“阿弥陀佛。”
玄奘接过孩子仔细看着。
孩子看着傻傻的,双目看不到一点神彩。
老妪嘟囔道:“上月奴出去乞讨,回来就在家门口发现了这个孩子,傻傻的……就会叫娘,我本想不捡,可又担心他病了,或是被冻死了,不忍心,就把他抱回家,可这孩子就会叫娘呢!法师,你看看可能救?”
玄奘在看着,神色认真。
贾平安觉得他翻译经文时都未必有这般认真。
“他不傻。”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598章 冬天裡的一把火熱推
玄奘认真的道。
老妪欢喜,“果真不傻?”
玄奘点头,“他会叫娘,自然就不傻。而且贫僧今日突然心念一动就来了此处,可见与他有缘。檀越可愿割舍了……贫僧带他回去。”
老妪欢喜的道:“好呢!奴就担心自家活不了几年,到时候这孩子怎么办,多谢法师,多谢法师。”
“阿弥陀费。”
玄奘回身把孩子送进马车里。
这是专程而来。
玄奘的心中就只有那些经文,他恨不能一天当做两天用,尽量把那些经文都翻译出来,传于大唐。
所以他哪里有游玩的闲情雅致?
贾平安吩咐道:“包东。”
包东上前,先冲着玄奘行礼,眼中全是崇敬之色。
“你问问她,罢了,我自己去。”
贾平安上前,“阿婆,你就一人住?”
老妪点头,“一家子都没了,就剩下了奴活着。”
“阿婆为何不去养济院?”
早些时候,各方出钱建立了养济院,专门收养孤老。
“养济院……”
老妪黯然,然后又笑道:“自家有手有脚的,能活呢!”
贾平安笑道:“可是那些人不愿意收?”
老妪摇头,不肯再说。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阿婆,法师在呢!你只管说。”
玄奘颔首,“这位是武阳侯,他能帮你。”
老妪这才说道:“去年奴就去过,他们不肯收,说没钱。”
贾平安笑道:“若是能进去,阿婆可愿意?”
老妪点头,“那是巴不得呢!”
玄奘对他点头,“此事大善。”
贾平安把玄奘送上车,问道:“法师专程为他们而来,为何?”
是什么驱使一心翻译经文的玄奘出了大慈恩寺?
是慈悲心吗?
玄奘微笑看着孩子,“贫僧不忍而已。”
……
随后贾平安就去了养济院。
“见过武阳侯。”
官吏们拱手。
贾平安径直进去。
“目前有多少孤老?”
领头的官员林政笑道:“如今有一百八十余人。”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随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
查到了后面,一百三十二人。
林政笑道:“那些人出去玩耍,有的去访友。”
贾平安问道:“多久回来?”
林政说道:“下午吧。”
贾平安眯眼看着他,“包东,封锁养济院。”
包东令人回去报信,随即养济院许进不许出。
“武阳侯这是何意?”
林政诧异。
贾平安淡淡的道:“若是下午他们回来,那么一切好说。若是没回来……那便是贪腐!”
林正干笑道:“武阳侯说笑了,下官哪会敢如此。”
贾平安随即去了饭堂。
黑不溜秋的饼子,看不清楚原材料的菜。
“这便是他们吃的饭菜?”
贾平安回身问道。
林正的眼中多了惊惶之色,“这只是……只是……”
贾平安一脚踹倒了他,“畜生,这等钱你竟然都敢贪,也不怕子孙报应吗?来人!”
雷洪进来,贾平安指着林正说道:“拷打!”
雷洪说道:“武阳侯,这是官员。”
拷打官员不合法。
贾平安冷冷的道:“只管动手!”
棍子刚举起林正就交代了。
“那五十余人都是假的,只是造册,每月领钱粮。”
贾平安转身就走,林正哀求道:“下官自知罪孽深重,只求一命!”
按照规矩就是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可一旦事情被捅到皇帝那里去,林正能活命才见鬼了。
贾平安站在门外,“打断他的双腿。”
“武阳侯!”
雷洪心中一惊。
这已经不是动私刑了。
他咬牙,“耶耶却见不得这等畜生,拿棍子来。”
呯呯!
“啊!”
惨叫声中,雷洪大声道:“耶耶一时义愤,打断了他的腿。”
贾平安笑了笑。
事实证明雷洪想多了。
宫中晚些来人带走了林正,从此世间再未听闻过此人。
随后宫中赏赐了雷洪三万钱。
“雷洪请客!”
包东在起哄。
但雷洪满头雾水,“这是为何?我没做什么事啊!”
“先生。”
李元婴带来了几个商人。
“见过武阳侯。”
几个商人行礼。
李元婴低声道:“都是吐蕃和高丽的走私商人,肥的流油。”
“无需多礼。”
贾平安笑的让李元婴想到了狐狸。
随即坐下。
几个商人笑眯眯的,但都是千年的狐狸,万年的乌龟,想忽悠他们不容易。
李元婴上次就诱惑过,但凡能弄了吐蕃和高丽的值钱消息来,要什么货好说,而且价钱也好说。
商人逐利,可这些商人就像是老狐狸般的用各种缘由推脱,一句话,俺们打探不到消息。
李元婴很失望,觉得自己的手段不够好,就去请教先生。
贾平安告诉他,不是你的手段不够好,而是你给的报酬不够。当有足够的报酬时,商人们能售卖绞死自己的绳索。
李元婴觉得这不可能吧!
这几年他唯一见过的这等人也就是王圆圆。
“吐蕃和高丽苦寒。”
贾平安开门见山,并未扯什么淡。
“是啊!冷的哆嗦,出门撒尿都得带棍子,不然……”
“冷的都不想出门,可不出门怎么行?不出门家人就会饿死。”
一个个肥的流油的商人,此刻却把自己比作是长安的乞丐。
贾平安微笑道:“在寒冷的冬季,若是能有一杯生命之泉会如何?”
“生命之泉?”
贾平安点头,拍拍手。
门开,包东拎着一坛子酒进来。
雷洪拿着几个碗,明静也悄然进来,准备看看贾平安所说的宰肥羊。
“诸位。”
贾平安点头,包东打开封口,顿时一股凌冽的酒意就散发了出来。
贾平安微笑道:“多年前,一个足以让人冻死的冬季,一对恋人守着破茅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燃烧木材也无法让他们的身体温暖,看着心爱的女人渐渐萎靡,男子就想尽办法,可依旧无济于事。他愤怒了,于是就把五种粮食混在一起蒸熟,向上天祈祷,只要能让女人温暖,他就永世皈依。
数日后,他打开坛子,里面全是酒水,只是喝了一口,女子就觉着浑身发热……男子大喜过望,当即把这种酒水命名为生命之泉。”
他点头,雷洪倒酒。
贾平安喝了一口。
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几个商人喝了一口。
“这是火焰!”
一个商人剧烈的咳嗽着,可眼中却闪过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