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克資訊

優秀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起點-第242章  婚書上的名字分享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守护”二字,分量何其之重。
阿弱抬起朦胧泪眼,眼前的男人容色英俊神情坚定,强大而可靠。
他抬袖擦了擦泪水,依赖地抱住萧弈的脖颈:“父皇……”
萧弈由他抱着,等小家伙终于在他怀里哭够了,才叮嘱道:“今后不可再叫我父皇,该叫我二皇叔——”
阿弱眉头一锁,稚气的小声争辩:“外人面前叫皇叔,可是私底下,您还是我的父亲。”
他出生不久,母亲温彤就离开了人世。
陪伴他长大的,是萧弈和南宝衣。
对他而言,这两人无异于生身父母。
他尤其崇敬萧弈,明明只是南府的养子,却能从遥远的锦官城一路走到盛京,又从盛京回到长安,以摧枯拉朽的架势,夺得了世间最至高无上的权力。
他是听着那些传闻长大的。
在他心目中,萧弈是世间最顶天立地的男人。
更何况……
那么多人都喜欢的皇位,他明明轻而易举就能收入囊中,他明明可以把皇位传给他和阿娘的亲生骨肉,却仍旧选择将皇位留给他。
世人总说父皇手段残酷心性恶劣,可是在他眼中,再没有别人,比父皇更加重情重义。
他萧定昭这辈子,都要好好守护父皇和阿娘。
就像父皇和阿娘守护他那样!
……
虽是阿弱继位,只是他到底年幼,每天仍旧需要待在国子监读书写字,还要练习各种骑射功夫。
朝臣们的奏章以及各地送上来的折子,全部送去了摄政王府,由萧弈亲自处理。
南宝衣待在朝闻院,跪坐在西窗下烹茶,抱怨道:“他到底有多忙?自打禅位之后,有半个月没见到他的踪影了,连封书信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被抛弃了呢。”
南宝珠正在带孩子。
她和宁晚舟的儿子,乳名饺子,她生完之后的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吃饺子,因此取了这个名儿。
她从摇篮里抬起头,看向南宝衣。
秋阳透室而入。
她的小堂妹坐在光里,深青色的罗裙葳蕤铺地,挽袖斟茶时,露出一截白嫩藕似的手臂,腕间戴着的玉镯子松松垮垮,更显女郎纤弱柔美。
那张芙蓉花似的小脸格外明丽娇艳,轻蹙着一双黛眉,丹凤眼水盈盈的,任谁看了都要心生怜惜。
她抿嘴一笑。
雍王到底对娇娇上心,据宁晚舟说,这半个月,雍王不仅是在处理禅位之后的一系列大事,也在偷偷为她准备惊喜呢。
她不愿提前泄露那个惊喜,只打趣儿道:“才半个月没见,娇娇这就茶饭不思坐立难安了,到底是有多喜欢雍王?你与我说说,改明儿我见着他,也好跟他仔细说道。”
南宝衣脸颊一红,连忙嗔怪:“我才没有茶饭不思!”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没有相思成疾茶饭不思,她连忙端起面前的茶盏,一口气饮了个干净。
“哟,谁茶饭不思呀?”
外屋突然传来妩媚的声音。
南家姐妹望去,一位窈窕贵妇正笑吟吟地掀起珠帘。
她梳着长安城最流行的高髻,佩戴六枚金发梳,面颊红润美艳,大红石榴罗裙衬得她明媚鲜妍,宛如一朵烈阳下盛放的牡丹花,微翘的杏子眼透出霸道睥睨的气势,一眼便叫人拜倒在她的裙下。
“寒老板。”南宝衣打招呼,“你如今是越发贵妇了。”
不仅贵妇,瞧她面色就是过得很不错。
虽说沈议绝是个铁血将军,当论起疼媳妇,他不输任何人。
寒烟凉摇着一把小巧精致的金折扇,笑盈盈的。
她脆声道:“可不?沈家富贵,沈议绝又由着我挥霍折腾,自然是想怎么打扮怎么打扮。”
南宝衣抬手作请:“我刚煮了好茶,来尝尝。”
“我可不是来喝茶的。”寒烟凉席地而坐,眼中笑容又多几分,“我是受人之托,来做媒的。”
南宝衣怔住:“做媒?”
寒烟凉示意婢女进来。
杨柳抱着两只大雁踏进内室,笑嘻嘻道:“有人求娶南姑娘,这是他吩咐我家夫人送来的两只大雁,南姑娘收是不收?”
两只大雁皮毛油光水滑的,腿上还绑着红绸。
南宝衣怔愣。
寒烟凉今儿个……
是吃错药了?
南宝珠笑着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脑勺:“发什么愣啊,就不问问是谁要求娶你?”
南宝衣终于回过神。
寒烟凉绝不会背叛二哥哥,难道说……
二哥哥,竟然想重新求娶她?
他在想什么呀,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还整这一套。
她这么想着,心底却生出隐秘的欢喜。
她略带腼腆地问道:“可是二哥哥要你做媒?”
寒烟凉逗她道:“猜错了。”
南宝衣又愣了愣。
寒烟凉噗嗤大笑,伸手捏了下她的脸颊:“除了他,还能有谁?说是想与你重新补一场婚礼,也好给你雍王妃这个正式名分。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什么都不用管,只需安安心心吃好喝好,等着嫁去雍王府就是。”
南宝衣面颊绯红,娇嗔道:“你逗我作甚……”
寒烟凉爽快道:“看你这样子,算是答应了。你既答应,我这就回复他去,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她紧赶慢赶地走了。
南宝衣双手捧脸,盯着那两只大雁,唇角止不住地扬起。
原来二哥哥没来见她,是打算重新补办婚礼。
成亲之前,确实是不宜见面的。
“小呆子!”南宝珠玩味,“不怨他不来看你啦?瞧你笑得那副痴相,没得叫外人看见了笑话。”
南宝衣面颊更红,笑意更盛:“开心嘛!”
……
婚期就在一个月后。
大婚这日,长安城已是初冬。
南宝衣端坐在六匹白马拉着的翟车里,四周垂落着华贵艳丽的红色帐幔,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穿街过巷,围观百姓人山人海。
她偷偷掀开一点帐幔。
二哥哥身穿喜袍骑在玄黑色骏马上,背影挺拔修长,烈阳般英俊昳丽的容色令满街百姓兴奋欢呼。
她轻轻放下帐幔,樱唇始终抿着笑。
她取出婚书。
这一次,婚书上的名字是“南宝衣”和“萧道衍”。

我调整了情节顺序,因为感觉这个顺序更合理,所以没能写到小顾的结局,抱歉抱歉